中国公益慈善组织2011年遭遇了信任危机,但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慈善组织提升透明度的一个转机。记者在2012中国(宁夏)黄河善谷慈善博览会期间采访多家公益慈善组织了解到,公益慈善组织正更加努力探索“慈善透明”的方式,提升慈善组织的公信力。

“参加会议会务和接待工作不积极、不主动,怠慢领导和客人、有失礼貌的,将不予发奖金并扣发工资。”——近日,网上曝光的一篇关于《宜宾市南溪区地方税务局协税员参加会议会务和接待工作奖惩制度》的帖子引发社会热议。对此,记者赶赴当地进行了追踪调查。

根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的综合计算,2011年,中国社会捐赠总量共计约845亿元,同比减少187亿元。

“雷人考核”要求女协税员“随叫随到”?

透明和高效是慈善组织能够获取更多社会支持和捐赠资源的基础。专家认为,2011年捐款总额的减少除了受客观因素影响外,民众对慈善组织信任度的下降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18日,一名自称是协税员的网民“辣眼窥人”发帖称,2010年,她通过公开招聘的方式成为南溪区地税局的协税员。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该单位居然以文件形式要求协税员必须参加会议会务和接待工作。

“但我从来不排斥大家对慈善组织的质疑甚至是斥责,反而这会给慈善组织营造一个社会监督的环境,对其做到公开、透明是一种很好的鞭策。”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陶鸣说。

记者在“辣眼窥人”发布的一张照片上看到,《奖惩制度》中要求,“参加会议会务和接待工作是协税员工作的内容之一,纳入对协税员的日常管理和考核。”“参加会议会务和接待工作不积极、不主动的协税员”及“怠慢领导和客人、有失礼貌的协税员”,将分别受到“不予发奖金并扣发工资100元”、“扣发工资50元”的处罚。

事实上,民众对慈善组织信任度的下降,对许多公益慈善组织而言,都是一种震动。中国红十字会于去年8月1日开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晒”出首个阳光账本外,很多公益慈善组织也都在加强自身慈善信息透明化建设。

网上曝光的另一张照片显示,该项《奖惩制度》是以“南地税发[2011]99号”正式文件的形式,于2011年11月16日被印发至该局各税务所、稽查局。

以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为例,信任危机虽然并没有影响到基金会的捐款额,但基金会仍在原先的资金管理和账目公开方式上做了改进。现在,基金会除了每月将捐款额和支出账目及时披露外,还会定期或不定期与部分捐赠企业或个人以及下属专项基金进行账目核对。

“为了加强管理,领导让我们学习《奖惩制度》,要求我们24小时不准关手机,随叫随到。”“辣眼窥人”诉苦道,不仅如此,包括她在内的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协税员还被要求陪上级领导“吃、喝……”,“这简直把我们当成了‘三陪女’”。

“我们尽量细化每一笔公开的账目,有些甚至细化到各项成本,比如组织一次夏令营活动,包括学生火车票、保险、门票等费用都会公布上网。”陶鸣说。

事件一出,立刻引发网民热议。“吃喝陪睡也要进入考核,这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首创。”网友“海之蓝”的微博留言,代表了多数网友的看法。一些网民质问:这是哪门子的考核?这样“乌龙”的文件领导怎会同意签发?发此文的用意何在?

公信力是公益慈善组织的生命力,公益慈善组织“晒”账本不仅是重建公信力的途径,也是对捐助方捐赠行为的尊重。

地税局签文局长已被停职

记者采访了解到,去年以来,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也把外界给慈善组织的压力化为动力,不断完善信息透明机制,让捐助方把钱花得“明明白白”。

22日,南溪区地税局局长李鸣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承认,2011年11月15日,该局确实签发过《奖惩制度》这一文件。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南静说,今年5月份,基金会把前两年的捐款额和支出情况都发布到了网上,这样不仅捐助方可以了解善款的流向,也方便大众监督,此举实现了基金会的慈善信息从“被动查询”到“主动公开”的转变。

李鸣说:“1994年,国税、地税‘分家’后,局里人员年龄普遍偏大,而新进员工很少,导致人手严重不足。为开展工作,2010年,局里公开招聘了8名协税员协助税款征收工作。由于局办公室人手紧张,搞会务接待时忙不过来,就会抽调一些协税员来帮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