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是,像北京这样人口规模已超过2000万的超级城市,无限制地增长是不现实的,也暗藏着危机。由此,北京户口缩紧的目标当然具有合理性。但缩紧的同时,户口上绑定的利益何去何从?若利益削减,就与户口缩紧的目标一致,二者可以形成合力,优化北京的人口数量和结构;若利益增加,则与目标背离。背离的后果之一,就是催生出户口黑市,并且越来越膨胀、越来越畸形。

相关新闻:广州南沙副区长孙雷辞职下海 任浙江杭州传化科技城公司总裁

如何在人口控制的压力与人口流动带来的红利乃至自由迁徙的权利之间达到一种良性平衡,是摆在北京这样超级城市面前的大课题。刚性规划是最容易想到、被认为是立竿见影解决压力的方式,但这种方式很难说是良性的,也很难真正实现平衡。越来越红火的户口“黑市”就让刚性规划显出了尴尬——既增加了社会总体交易成本,又扩大了权力寻租的空间,还破坏了基本的公平原则。

昨晚,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九届九次董事会决议公告,首项内容便是宣布“聘任陈伟才为公司副总裁”。陈伟才是原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处处长,8月底他就群发短信告知亲友自己工作上的变动。他是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曾被誉为广州公安系统冉冉升起的“新星”。

股市飘红让人振奋(无奈它却总是飘绿)。但户口“行情”黑市飘红可不是个好信号。此“红”红出了些令人不安的味道。

“在‘中国梦’的感召下,应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邀请,我近日已辞去公职,告别曾经战斗20年的公安岗位,前往珠海格力电器任职,”这是上月底陈伟才群发给亲朋好友的短信。

这很可能意味着,甚至说几乎可以证实,捆绑在城市户口上的显性和隐形福利在增加。这样的信号,显然与户籍改革乃至整个社会改革的浩浩潮流是相悖的。

2010年3月,针对手机短信诈骗犯罪日趋突出的情形,陈伟才提出了“实行手机实名制,预防和打击手机短信诈骗”的议案,从源头上治理不良信息和手机短信诈骗犯罪。9月1日起,手机实名制已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

超级城市的人口规划应该更具包容性,因势利导的柔性力量、长久安排往往更有效。如果说需要毅然决然,那么开刀的地方首先应该是户口上捆绑的利益。不动这一刀,不仅解决问题的效果大打折扣,且会滋生更深层的问题。

广州公安局陈伟才辞职成为格力副总裁

近日,有媒体记者以大学毕业生身份接触北京“户口中介”发现,“户口买卖这个隐形市场,正以‘黑市’独有的灵敏印证北京户口的暴涨‘行情’”。据报道,“不少中介称,前几年稳定在6万~7万元的市价已经被打破,如今北京市户口‘20万元都不一定能办下来,花费40万~50万元也是正常的’”。

陈伟才简历照片 广州警界新星下海当格力副总裁

户口“行情”黑市飘红,中介收费越来越贵,这意味着户口政策收紧而户口需求越来越大。不见合力,现实扭曲着:一边是今年应届大学毕业生留京指标总量仅为1万人左右,落户北京越来越难;另一边是北京户口含有诸多福利,媒体甚至计算出一个户口的绑定利益超过百万元。

陈伟才,男,1972年2月生,籍贯广东阳春,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二次,三等功四次,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广东优秀青年卫士”等荣誉称号。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