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中旬,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披露了警方破获四川自焚事件受到境外“藏独”势力操纵、蛊惑的消息,引起了国内外涉藏问题专家学者的关注。中国西藏网记者近日独家采访了北京大学涉藏问题专家张植荣教授和台湾学者汪裕庆,就此问题阐述了各自的观点。

图片 1

“煽动自焚是一种绝望的炒作”

12月30日,网络上出现一篇名为《中国最牛的县委书记》的帖子,称云南彝良县委书记曹阜忠大量购买超标车,选调年轻女性到县委办陪其喝酒,和矿老板赌球等事,引起网友关注。12月31日,记者联系上当事人曹阜忠,曹阜忠称该事件正在调查。

张植荣认为,煽动自焚是境外“藏独”势力“绝望的炒作”,目的是为了获取境外反华势力的关注,从而获取资金支持。

12月30日17时40分,网友“彝良县yiliang”在某知名论坛发表帖子称,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委书记曹阜忠调到彝良县后,大量购买60多万的丰田路霸,当地领导一共购买了10多辆,且全部上警用牌照,并发有多张超标汽车照片。同时,该帖子还称曹阜忠组织一场篮球赛耗资2000万元人民币,选调年轻女性到县委办陪其喝酒,和矿老板赌球等事。

张教授讲到,海外流亡藏人团体大多靠着“国际难民”的身份维持生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公民的待遇和社会保障,很多人生活苦不堪言。

云南省彝良县委书记 曹阜忠

“以达兰萨拉为核心的流亡藏人团体进入了后十四世达赖喇嘛时期,党派权力纷争愈演愈烈。一旦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他们‘宗教’的旗帜就更加站不住脚,那么他们加紧造势的本领能够施展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获得的关注也会随之减小,没有外界的关注,就没有资金援助,所以转向了一种极端方式”。张教授分析说。

就是今天我们在网上看到一片关于您的帖子,引起了国内外涉藏问题专家学者的关注。喂,喂你好,你好,是曹阜忠书记吗?欸,我是中国新闻社的记者,欸,就是今天我们在网上看到一片关于您的帖子,向您核实一下,嗨,他那个,他们在,您已经看到了吗?那个帖子您已经看到了吗?我看到了,您哪位呢?我是中国新闻社的记者,哦,您好,就是我想问一下书记,您对这个事有没有什么看法?哎呀,别,不说了,那个相关部门会查的,相关部门会查的。您个人有没有对此回应一下呢?哎呀,我个人不需要,不需要。网上说的是事实吗?这个有部门会来查的。我们想听一下书记您对这件事的看法,来确认下它的真实性。欸,他们会来查的,啊,谢谢。网上的帖子因为涉及到我个人的非常敏感,我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有部门会来调查的,您什么时候发现这个帖子的?我?应该是他们告诉我的吧,因为最近有点忙,就是宣传部门什么时候会回应这个事情呢?我就不清楚了,好的,谢谢您。有什么你跟我们宣传高部长联系,好吧!好的谢谢您。

“所有的自焚者全是农牧民的穷孩子,境外‘藏独’势力用40万卢比蛊惑他们自焚,灌输‘死了我一个,幸福全家人’的思想,一点人性和最基本的道德思想都没有。”

随后,记者联系上彝良县委宣传部长高振昆,但其在告诉记者有关工作组正在调查后,以信号不好为由挂断了电话。

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东亚研究系的台湾学者汪裕庆也一同接受了采访,他表示表示,“如果真像他们(‘藏独’分子)宣传的是“自焚”一种佛教牺牲、会获得那么多的好处,那么敢问‘流亡政府’官员的家属为何不自焚?道德准则中最最基本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们都能视而不见,敢问谈人权的底气来自哪里?”张植荣教授补充说,“藏独”势力利用“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子》第七十四章)的思想,妄图妖魔化中国政府,从而嫁接后十四世达赖喇嘛时期即将失势的“宗教”口号转向所谓“人权”和“反抗压迫、迫害”的口号。这是他们为了继续获取反华势力的关注和资金援助而采取的新手段,是严重违背普世价值观和人性的绝望炒作。

云南省彝良县委宣传部长 高振昆

流亡政府就像“政治秃鹰”

喂你好,高部长吗?你好,哪位?我是中国新闻社的记者,你好。昨天的时候网上出来一条帖子,就是说咱们彝良县委书记曹书记的,您看到了吗?看到了,刚才给曹书记打电话,曹书记说咱们宣传部会回应。我们在核实这件事情了。在核实?对对,没有一个表态吗?目前正在核实,对。网上说的大概内容属实吗?要核实了才清楚,哪个部门在核实?相关部门在核实。是市里的还是县里的?市里的,市纪委吗?市里面可能是个工作组吧。市里面的工作组,什么时间过来的?今天。他们也是在网上看到那个帖子过来的?他们现在工作进展如何?目前我还不晓得他们的工作进展情况。他们是哪些部门组成的工作组?我还不太了解,了解了以后我们再联系吧,工作组几个人下来的?这个目前我还不太了解,就是他们下来调查核实,工作组是在咱们政府办公还是下去调查核实?喂,喂部长,能听到吗?这边信号不好,喂。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政治与外交教研室专家、西藏研究项目主任张植荣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涉藏问题专家学者,其研究涉及中国外交中的“西藏问题”、边疆与世族关系、中印关系、台湾研究、中日中美国际关系等,其中涉藏研究的个人著述及科研论文尤为丰硕,有多个涉藏研究被立为国家级科研项目。

毕业于北京大学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张植荣留校任教,并于上世纪末及本世纪初的五年时间,前往日本新潟大学法学部、美国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台湾政治大学中山所做访问学者和副教授。在哈佛大学期间,他曾与现在的所谓“流亡藏人首席噶伦”有过接触。

据张植荣教授介绍,这位43岁的“噶伦”在美国生活了15年,浑身透着美国人的“文明”气质,从出生到成为“噶伦”都没有来过中国西藏,哪里来的勇气让他声称“代表600万藏胞”?“代表”的资格又缘何而来?甚至所谓“西藏独立”,用这位“噶伦”自己论文里的话来说,也是为了“迎合年轻人的激进想法,安抚他们,便于工作。”其政治野心和政治策略昭然若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