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强大军队,必须从严治军。去年12月下旬,中央军委印发《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要求在接待工作中不安排宴请、不喝酒等。“禁酒令”一出,格外引人关注。

麻阳县委书记胡佳武没想到,他的办公室会成为偷窥者的乐园。

“禁酒令”印发之际正值岁末年初,部队各项评比考核、检查调研、走访慰问活动增多,迎来送往、总结庆功、节日聚会等时机集中。如今,中央军委“禁酒令”已经满月,其执行情况到底如何?近一个月来,本报记者借对一些部队采访之机进行明察暗访。发现席间以往劝酒现象难见,还时常感受清风扑面:许多接待餐上,茶杯代替了酒杯,家常菜代替了高档菜肴。以“禁酒令”为契机转变作风在许多部队蔚然成风。“禁酒令”,正成为中国军队从严治军的新抓手。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躲在办公室角落的摄像头,后面是几双“身边人”的眼睛———县委办督察员、县法院书记员、派出所所长。

——编者空军是全军最早颁布“禁酒令”的大单位记者探营空军禁酒

“像一部谍战大片”,湖南省麻阳县委宣传部证实,针对县委书记的监视长达半年之久。

“禁酒令”对空军的所有人员并不陌生。2008年下发施行的《空军部队从严控制饮酒的规定》:严禁酒后驾驶机动车辆、严禁工作日午餐饮酒、严禁工作期间饮酒,并明确了具体处罚措施。据了解,该规定是空军首长经过反复斟酌、亲笔修改的,内容从最初的10条到6条,从6条到5条,从5条到3条,直至精简为最终的442个字,成为少见的精短公文。

在成功偷拍县委书记所谓“受贿”视频后,三人将刻录的光盘当面交给胡佳武,“要其看着办”。随之三人被公安带走。

作为全军最早颁布“禁酒令”的大单位,空军在这次中央军委下发的“禁酒令”面前又是如何做的呢?

目前涉案三人已被拘留,案件移交怀化市公安局,“因所涉人物比较敏感”,该案更多细节尚未正式披露。

接待记者采访——直奔主题

据麻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雷国荣和宣传部其他人员了解,涉案三人是同学关系,“都是80后,30岁上下,感情特别好,经常在一起玩。”三人将偷录的视频刻成光盘,交给县委书记后,“书记马上就报了警,很快(公安)就把三人控制了。”

“记者同志,来京办事的歼10飞行员下午一直有事,您晚上过来,我们就不请吃饭了!”“好啊,我7点左右到,直接采访。”

有网友披露,该光盘摄录内容,为麻阳县某某乡镇负责人向县委书记“行贿”一万元等资料。三人此举,意在为换届之年谋得“好位子”。但也有当地知情线人向南都记者否认称,三人中有两人皆为普通职员,应与干部换届调整无关。三人铤而走险的动机,非为谋官,实为图财。

一周前的一天下午3点,因为要做关于空军话题的报道,记者向空政机关宣传干事张力打了电话。本想借采访之机,看看空军宴请是什么状况,没想到机关里作风转得更“彻底”。晚上7点半,空军机关大院,我们的采访正式开始。

绿溪口乡派出所:“所长出事了”

“活鱼”没有抓到,反而处处感到清风扑面:许多场合,茶杯代替了酒杯,一些招待宴明显减少,也免去了记者对军中劝酒的难处。空军机关人员告诉记者,实施“禁酒令”以来,部队行政责任事故、保障经费等有效减少。

去年10月以后,麻阳县绿溪口乡派出所户籍警小刘,再也没看到所长刘阳的身影。与派出所同属一座大院的绿溪口乡政府的公告墙上,还留着去年9月21日的一张“工作人员去向表”,其中刘阳的“去向”是:“县局办事”。

检查组来车——照查不误

在这堵墙的斜对面,另一块乡政府工作人员公示栏里,刘阳的照片依然位列其中,其职务说明是“派出所所长”。

记者在南空航空兵某师采访时,正赶上军区联勤某分部工作组到该师调研,征求后勤保障工作意见。

“所长出事了。”1月15日,在离县城4公里、警员只有3人的绿溪口乡派出所,户籍警小刘告诉记者,所长刘阳已有近三个月没来上班。“局里也没有向我们通报,现在所长的位子一直空着。”

在接待午宴上记者看到,除了香喷喷的家常菜,并没有摆放酒水。整个用餐过程少了客套,用时不到半小时。“有了‘挡箭牌’,接待不发愁。”师政委姜汉民说,现在接待工作组不用为“喝什么酒”费心思,只需集中精力琢磨“怎么把问题反映好、把建议提好”。

尽管没有正式的说法,但刘阳被抓的消息还是早就传来———去年10月间,其因涉嫌一起针对县委书记的窃密及敲诈案,被县公安局带走,目前已移交怀化市羁押。

“这么简单的接待,会不会让联勤的‘财神爷’们感觉受冷落,影响感情呢?”面对记者的疑问,姜政委会心一笑:“我们从简接待,没有受到批评,反而得到了工作组的肯定和带队领导的表扬呢!”

从当地公安内部透出的消息,刘阳只是涉案三人之一。另外两人,一个是县委办工作人员李毅(音),另一个是县法院书记员杨帆(音)。三人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在县委书记胡佳武的办公室偷装监控器,长期监视县委书记。

当记者随乘工作组的车辆行驶到师部门口时,执勤哨兵示意停车检查。只见带班门岗下士曹磊手持酒精测试仪来到车旁,司机立即对着仪器吹气,确定未饮酒后才放行。

去年11月底,湖南建设新闻网曾简短披露该案消息,称当年10月,正值干部调整之际,麻阳县上述三位“干部”,将监控得到的县委书记所谓“受贿”视频,刻录成光盘,并雄心勃勃当面交给县委书记胡佳武,要其看着办。随后三人被拘。

“法规”补充完善——刚性处罚

有网友披露,该光盘摄录内容,为麻阳县某某乡镇负责人向县委书记“行贿”一万元等资料。三人此举,意在为换届之年谋得“好位子”。但后者说法,也有当地知情线人向南都记者否认,其称,三人中有两人皆为普通职员,应与干部换届调整无关。三人铤而走险的动机,非为谋官,实为图财。

“在一支高技术和正规化的军队里,酗酒等都是应该被严格禁止的。只有这样,才能操作价值不菲的各种精密武器,执行最危险复杂的作战任务。”一次喝茶聊天中,空军某通信团政委任宇飞向记者提起了被热议的“禁酒令”。

但无论谋官还是图财,户籍警小刘对外界揣测均表示不可置信。他介绍,刘阳一年前才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来绿溪口乡派出所,再谋升职应该没这么快。而其经济状况在小刘看来似乎也不成问题,“工资有2000多元,这在我们当地应该算可以。”

“作为基层部队,我们坚决拥护军委《十项规定》,严格贯彻落实。军队禁酒看似小事,却代表着中国军队向正规化和高技术化转型。”任宇飞介绍,该团把落实“禁酒令”作为从严治军、促进风气建设的重要抓手。开展违规饮酒、违规开车系列专项整治活动,并结合部队实际,修订完善相关制度规定,规范车辆派遣审批等标准流程,从严检查酒精检测等制度落实情况。

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一位警员向南都记者证实,刘阳调任绿溪口乡派出所时间确实不长,此前其为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当所长是升职了,相当于副科级。”记者也查到了2011年4月7日,由麻阳县人民政府发布的“麻政人〔2011〕2号”任免通知,其中名单包括,“刘阳同志任县公安局绿溪口派出所所长(高配副科)”。

中央军委“禁酒令”印发后,空军对自己的“法规”及时进行了修订,在保持法规连续性的基础上,依据新《纪律条令》对有关处分项目作了修改,删除了“取消士官资格”等处罚条款,增加了“行政看管”、“士官留用察看”、“士官提前退役”等刚性处罚措施。

但1月22日,南都记者到怀化市公安局采访时,对刘阳的职务却呈现不同的说法。怀化市公安局政治部李贺林告诉记者,刘阳“不是派出所所长,就是一般的(警员)”。

空军机关主管部门介绍,空军在所有单独驻防的团以上单位设立举报电话。同时,在全国各地明确了174个检查“禁酒令”责任区,指定牵头单位和责任人,各级各部队经常性组织不打招呼的检查。仅空军机关就多次派出工作组,采取着便装、乘出租车等方式,对驻全国45个大中城市空军部队执行情况进行突击检查。先后有9名师以下军官、文职干部因工作日午餐饮酒,受到降职、降衔、降级处理,有40名士官、职工因酒后驾车受到严重警告、辞退处理。

涉案三人是同学,县委书记被要挟后报警

沈阳军区某炮兵团:三破“惯例”

因事件及所涉人物敏感,三个月前发生在县委大院的这桩离奇案件,至今还笼罩着不能言说的保密色彩。

“这次可是动了真格的,不少多年形成的喝酒惯例被打破了。”这些天,沈阳军区某炮兵团政委崔海旭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一个月来,团里3次破例接待搞得他“胆战心惊”。

和刘阳的同事一样,直到传闻中的另一涉案人———县委办公室李毅再也没来上班,同在县委大楼工作的人员才开始相信,原来外面的传言并非谣诼。

(一)1月8日中午,该团驻地义县民政局朱局长一行5人来团走访慰问。考虑到民政部门是部队联系当地政府的纽带,还帮助团里协调解决不少实际困难,团招待所负责人精心拟定了一份招待清单,并上报团领导:“这回咱应该好好招待,今年团里还有好几件大事需要民政部门协调解决呢!”可崔海旭却不这样想:中央军委已经下了“禁酒令”,咱们不能明知故犯。

1月21日,面对前来求证的南都记者,麻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雷国荣表示,三名公职人员确有在县委书记办公室私设摄像头,监控县委书记的行为。“而且监控的时间比较长,有半年了。”

座谈时,摆在客人面前的,只有一杯清茶、一盘连队自产水果和一盘生活服务中心制作的糕点。午餐时间到了,没有招待宴,团领导把客人请进了连队餐厅,与战士一道吃了个“碰饭”。朱局长感慨不已:部队加强作风建设立言立行。临走时,朱局长拉着崔政委的手说:“你们团需要树苗绿化营区、营区公共场所需要配套健身器材,我们回去后马上协调帮你们解决!”

麻阳县委大院自身有监控系统,但县委书记办公室的摄像头不在其中。“他本人并不知情,是下属私自安装。”雷国荣说,直到监控半年后事发,县委书记才知道办公室里藏着个摄像头。但摄像头藏身何处,雷说自己也不知道,但肯定相当隐秘。

事后,招待员算了一笔账,以往招待按5人标准,酒水200元,饭菜300元,加上水果,总费用至少550元,人均接待经费超过100元;而今天,1袋茶叶,20元;5人伙食费,75元,共花费95元,人均不超过20元,这在团里还是第一次。

“很可能是趁县委书记不在,偷装进去的。”雷证实,涉案三人之一的李毅,与县委书记在同一栋大楼办公,李毅在二楼,书记在三楼。

(二)1月14日,该团组织召开党委全会,按往年惯例,团党委将在会后组织一次会餐,向参加全会干部敬酒。尽管标准一降再降,可“考虑周全”的管理员,在开饭时,还是早早就把酒放到了餐桌上。

李毅的职务,是县委办工作人员。“属县委督察室人员,职能是对各机关、部门日常工作进行督察。”在到县委办之前,李毅曾是县委保密局工作人员。“属一般职员,在县委工作有五六年。”

难得一聚的各单位负责人围坐餐桌旁,等上菜的当口心里还在盘算着:“和团领导喝酒的机会可不多,待会儿要多敬几杯。”不少人却担心自己“酒量不济”。

雷介绍,由于工作原因,县委办有一套书记办公室的钥匙,“我猜测,是用这套钥匙偷偷打开的。”在雷看来,涉案的三人“都是政法战线的,应该都懂这个(指监控)”。

就在这时,崔政委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白酒说:“大家一年来辛苦啦!本来咱们都聚一起不太容易,也应该喝几杯,可中央军委有禁令,咱们就不喝酒了。”话音未落,就引来一片热烈掌声。

除县委办李毅外,外界所传另两名涉案人员工作单位及身份,南都记者也从雷国荣处得到证实。

没有酒精“作怪”,各单位负责人思路更加清晰,席间相互交流工作心得,切磋新年度工作的想法和建议,“这顿饭吃得老轻松了!”加榴炮营一连指导员徐天帅感慨。

但,三个分属不同部门的公职人员,他们如何走到一起,又由谁策划、如何窃取县委书记的监控资料,他们偷拍到的视频内容,以及三人如何“要挟”县委书记,对这些细节,雷国荣表示一概不知,“我自己也很想知道。”

(三)1月18日,集团军干部考核组来该团考核干部。

据雷国荣和宣传部其他人员了解,涉案三人是同学关系,“都是80后,30岁上下,感情特别好,经常在一起玩。”三人将偷录的视频刻成光盘,交给县委书记后,“书记马上就报了警,很快(公安)就把三人控制了。”

“这可是对全团营以上干部进行考核,接待得好与坏,会影响干部的使用!”机关有人建议,“可别再弄什么禁酒令了!”但团里还是破例了。

——编者空军是全军最早颁布,麻阳县委书记胡佳武没想到。但有当地知情人向南都记者透露,其从内部渠道获得的说法,三人将视频交给县委书记后,“书记先是让他们走了,然后把收礼(为视频内容)的钱退了,之后才向公安部门报警。”但对此雷国荣回应,“没听县委书记说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