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0月17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外界对能源领域改革有诸多期待。

图片 2
  10月17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管网分开、管运分离将列入三中全会改革议题。在此思路指引下,包括油气管网、电网在内的改革将向前推动,更加突出服务性。

图片 3
  10月17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无论是油气管网,还是电网改革,都是为了形成有效的价格发现机制,推动行业的开放和效率提升。不过也有知情人士称,三中全会一般不会涉及行业改革的细节,只是提出一些原则性、政策性的方向,可能只是一笔带过。

图片 4
  2010年1月21日,当选南京市长的季建业笑容满面。

  油气管网准入突破

图片 5
  2010年1月21日,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与人大主任陈家宝主动上前欢迎刚刚当选市长的季建业。

  目前,我国油气管网总里程达到10.6万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6万公里,原油管道2.6万公里,成品油管道2万公里。初步形成了横跨东西、纵贯南北、连通海外的油气管网格局。天然气管道规划的西北、东北、西南和海气登陆通道,只剩下东西两线与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还在谈判中,大格局已形成。

图片 6
  2010年8月27日,奥运会旗抵达南京,市长季建业挥动旗帜。

  长期研究管道的中石油规划院一位人士称,现在天然气管道6万公里是2011年底的数据,到2012年底初步统计天然气管道已达到6.7万公里。

图片 7
  2010年1月18日,季建业作政府工作报告。

  而截至2011年底,美国输气管道已达36万公里,相比而言我国天然气管道里程仅是美国的零头,而且中国的天然气管网建设起步晚,基本由中石油一家公司垄断。

图片 8
  2011年1月14日,季建业专访。

  随着国家逐渐放开非常规天然气领域的勘探开发,以及煤制气等项目的建设,气源进一步多元化。天然气管道成为影响天然气消费的一道障碍。

图片 9
  2012年1月14日,季建业骑自行车。

  为此,外界有消息称,油气管道业务将从上下游一体化经营中分离,组建国家管道公司。国研中心的研究方案提出,组建区域性油气管网公司。

图片 10
  2013年1月5日,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召开,季建业擦汗。

  一位能源官员对记者称,这些消息无从确认,目前监管机构还没做好组建国家管网公司的准备。

图片 11
  原南京市长季建业一案波及到其曾任职地官场。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季建业曾任职地扬州市,有三名女性近日曾接受纪检部门调查问询。

  中国石油大学副教授陈守海一直跟踪研究国内外的天然气管道监管体制,他认为关键不在于组建什么样的公司,而在于输送和销售的严格分离,保证管道的中立,加强监管。

图片 12

  与此同时,《天然气基础设施管理办法》正在征求意见,这个办法提出了第三方准入、管道连接机制,以及要求管道公司独立核算等办法。

  接受调查的三名女性为扬州一家国资酒店副总经理祝某、扬州市发改委官员周某和扬州市环保局一位官员。环保局官员在被问询谈话后,日前已回单位正常上班。

  上述官员称,国内的天然气管道还需要加快建设,形成更为完善的管网,可行的是先推动严格的第三方准入,加强监管,一步步推动管道的发展。

  据了解,三人在今年6月份前后就曾被有关部门约谈过一次,但此后仍正常上班,未见异常。直到季建业被带走后,她们又再度被调查。

  电改硬骨头

  了解此案进展的人士透露,此次接受调查的这三名官员,都与季建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相比油气管道放开的迷惑,电改显得更为复杂。

  此前,媒体曾报道称,季建业在南京任职期间长期在某酒店包豪华套房办公。南京本地人士对此表示,季本人不是南京人,可能酒店就是他的住所。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期间,也长期住在扬州一家酒店。该酒店系政府下属企业。

  电改从2002年启动,确立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原则,但至今只有厂网分开完全实现。

  在季建业入住该酒店期间,时任酒店客户经理的祝某,负责季建业在酒店的生活起居,两人由此相识并相熟。季建业认祝某为“干妹妹”。祝某此后不久即升任该酒店的副总经理。

  “总的来说,电改是为了促成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至今这一点都没有实现。”参与过2002年电改方案设计的人士对记者称。

  据身边人描述,39岁的祝某精通公关和人际关系。季建业在扬州任职的8年间,祝某对其生活悉心照顾。季建业对祝某也经常赠与礼物。

  此前本报记者曾报道,以推广直购电和对电网企业定位为要点的新电改方案正在酝酿中。

  有扬州本地政界人士透露,祝某今年5月份曾被有关部门带走谈话。后由于祝父过世,祝某在办案人员陪同下回家一趟,参加完父亲的追悼会后又被带走。

  国研中心的改革方案也建议:引入大用户直购电,建立实时竞争发电市场,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开展“竞价上网”,形成以双边合同市场为主、实时竞争市场为辅的竞争性电力市场。推进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等。

  上述人士分析,即使祝某被调查,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祝某本人不做生意,只是一个酒店的服务员出身,最多是其负责季建业的起居生活,对季建业的情况了解颇多。

  “电价是电改的核心。”曾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担任副司长的刘振秋称,“通过实行标杆电价,政府的自由裁量权已经大为减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