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合肥10月1日电企鹅的主要食物是小鱼和磷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孙立广等人通过分析过去8000年企鹅食谱变化发现,由于近几百年人类对海豹和鲸的猎杀,磷虾在企鹅食谱中的比重显著增加,南极生态系统正承受人类活动和全球变暖带来的双重压力。这一研究成果9月30日发表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自然》子刊《科学报告》上。
南极磷虾是南大洋食物链中的关键物种,对气候海冰变化极为敏感,气候温暖时期数量偏低,偏凉时则增加,间接影响企鹅食谱的变化。
中科大孙立广、黄涛研究小组通过分析古今企鹅的骨骼、羽毛、粪土沉积物等发现,现代企鹅的氮同位素比值显著亏损,表明磷虾数量丰富。虽然近百年来全球气候变暖,但人类对南极海豹和鲸的猎杀使磷虾天敌减少,磷虾种群密度不降反增。这是人类活动影响海洋生态系统的典型案例。
南大洋磷虾生物量达10亿吨以上,是人类蛋白质资源的重要宝库。该项研究表明,自然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都曾对南极磷虾及海洋食物链变化产生过深刻影响,这对评估未来南极气候变化下磷虾的种群动态及南大洋生物资源保护具有重要科学价值。

近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他的中亚之行,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简称国航)的“国航六号”返回北京。在此次国事访问中,习近平主席邀请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他同乘专机,共同移师哈经济文化中心阿拉木图。在专机上,习近平与扎尔巴耶夫共进丰盛的中国式早餐。

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代表着美国强大的国家实力,其机队所到之处,都成为当地媒体的焦点。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的专机却很少有人提及。习近平在专机上宴请外国领导人的新闻片段,让国人第一次见识到中国的“空军一号”。然而,中美的专机运作机制大不相同。从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并不存在自己的“空军一号”。

美国的“空军一号”赫赫有名,已经成为总统专机的代名词。俄罗斯总统也拥有由十几架专机组成的专业飞行服务队。除了充当领导人的交通工具之外,这些飞机还肩负着在战时紧急转移三军统帅、甚至充当临时指挥中心的角色。显然,领导人专机本身,就是现代大国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

习近平专机里面有什么?

中国领导人现在使用的专机,只是临时改装而成的“客串”专机。因此,每次出航之前都要进行必要的改装。如果把习近平乘坐的“国航六号”改成“空军一号”那样的专机,是非常困难的。“空军一号”内部加装了大量军用保密电子设备,改装飞机时,必须对内部线进行改造。同时,还要对电力系统和动力系统进行升级,以免因为加装了大功率电子战设备而动力不足。

中国领导人的专机改造,则没有那么复杂。事实上,现代大型客机已经有了必要的模块化设计—舱内的座椅、隔断、洗手间、厨房等设施,均可以轻松拆除或更换。而机舱的地板也做了相应的固定点设置,方便自由组合新的机舱设计。航空公司甚至可以轻易将原来的客机内部装饰全部拆除,使之成为全通型的货机。这些都不需要飞机制造商的参与,飞机维修工人就可以完成这项工作。由于现代航空业的高度竞争,飞机临时改装以适应不同任务需求,可以避免购买太多专用飞机而增加成本。

领袖专机的改装,和实现了模块化的办公室改建工程相差不远。航空公司可以直接采购到定制好的机舱装修模块,只要拆掉原有的座椅和隔断,再把模块搬入机舱中,完成装配并且拆掉包装,改装工作就宣告完成。

从习近平接待哈萨克斯坦总统的画面来看,机舱内部原有的装饰物并未做大的改动。所安装的沙发和桌子,固定方式也都在原来的固定点。此类改装组件可以是国航从波音公司订购,也可以自行寻找代工生产。从上述新闻画面还可以看到,两人的沙发椅带有升降及俯仰装置,在侧面还有机舱娱乐遥控装置,是典型的飞机舱座椅。两人所坐位置靠近舷窗,饭桌宽度接近二人沙发宽度。由此可见,这套桌椅是典型的飞行改造组件。习近平宴请纳扎尔巴耶夫的客厅,所有隔断和舷窗均未做大的改动。从工程的角度而言,这架专机的改装属于相当节省的工程。这也印证了习近平上台后提倡节俭的做法。

把普通商用航班改造成临时专机的装修,是相当简单的流程。当然,在中央领导人进入飞机之前,必须进行必要的安全检查,同时也要安装一些保密的通信设备,以方便和国内进行联系。这些都必须是国航和国内有关部门共同参与的工作。即便如此,进行改装的时间也不会超过20天。这是一个甚至比自己家装修还快捷的事情。

您也可能乘坐习近平“专机”

客观来说,“国航6号”与“空军一号”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首先,“国航六号”并不是专属于中国领导人使用的客机。该机系中央政府根据出访情况向国航租借的临时专机。据国航介绍,“国航六号”的具体型号为波音747-400型宽体客机。此次习近平出访中使用的是B-2470号客机。

国航是国内唯一指定的领导人出访专机服务供应商,但飞机并不是专门用于专机服务。一般情况下,国航会选择机龄最短的飞机作为出访专用。编号为B-2447号的客机也曾作为专机使用,后来被其他新购飞机取代。

作为替补,在出访时,编号为B-2471号的客机也编入专机队。不过,它并不会随团飞行,只会在原任务飞机出现问题时,飞到所在国接替执行任务。由此可见,至少有三架国航客机是中国领导人使用过的。当您乘搭国航747客机时,说不定乘坐的正好是习近平“专机”。

由于B-2470号飞机并非中央政府财产,故其日常的维护保养,均由国航自行负担。中共中央办公厅通常会在执行出访任务前一个月左右通知国航。国航接到通知后,再开始做出访前的准备。与一般商业客机不同,国航专机要进行必要的改装(如拆除部分舱段座位,将其改装成为客厅或会议室)。此次习近平宴请哈萨克斯坦总统时出现的餐厅画面,就是改装后的机舱情况。餐厅一般位于主客舱中段位置,而习近平主席在旅途中所乘坐的舱段,应该位于主客舱前段原头等舱位置。

除了习近平主席这样的国家领导人之外,一般的公务包机出访也使用这几架波音747。

为何中国领导人无专属客机?

与美国总统的专机专用相比,中国的做法显然是经济实惠的。保养维护一架大型客机的成本相当高,即便不飞行,每天的养护费用也可达数万元。外交部前礼宾司代司长鲁培新解释道:“这样做有两个考虑,一是不浪费,不搞特殊化;二是增加飞机使用率,同时也保障了飞行安全。因为飞机有上百万个零件,老不飞的话就不行。”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曾订购过领导人专用飞机。当时选用的机型是波音767-300ER,在完成交付后,中国安全人员发现了大量的窃听器。后来,这一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2001年1月24日,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就此发表评论:“搞窃听是个别人的愚蠢行为。”

窃听器事件成为当年影响中美关系的重大事件。从此,中国就不再采购领导人专用的客机。这不仅可以节约成本,还能避免飞机在制造时就被人做手脚。

当然,没有专属客机的情况,仅限于国事访问这类跨国飞行任务。中国领导人在国内的飞行,由空军34师专机队负责。该机队的飞机全部为专用飞机,除了负责国家领导人的飞行之外,还负责军队高层在国内的飞行任务。

建国初期,中国领导人的专机全部由苏联赠送。其中,周恩来经常使用伊尔-14型客机。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1967年后,毛泽东就不再乘坐飞机出行。在毛泽东短暂乘坐专机的历史中,伊尔-14也是他的座驾。改革开放后,毛泽东的专机曾短暂作为韶山红色旅游航班使用。河南省还曾购买该机接待前来投资的外商。如今,该机落户中国航空博物馆。

当时中国的第二号人物林彪,也经常乘坐专机出行。那架改变中国历史的三叉戟客机,虽然为民航涂装客机,驾驶员却是空34师的飞行员。三叉戟是中国和西方世界关系缓和后,大批量进口的第一款西方客机。该机的性能和舒适性,高于当时国内的苏联造客机,成为领导人的专用飞机。在服务中国的20年中,三叉戟的安全记录不高,曾有6架飞机遭遇意外。1991年,该机种全部停飞退役。由于该飞机原本设计目标为短程客机,对日益增长的跨国远途飞行力不从心。如果当年林彪乘坐的是后来引进的波音707干线客机,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1979年,邓小平同志历史性访美,中国民航安排的就是最新引进的波音707客机。根据行程安排,这架飞机必须先飞到上海,接载美方联络人员共同去往美国。由于上海上空的天气问题,北京无法起飞放行,邓小平在机场滞留长达几个小时。为了让送行的其他领导人先回家,机组还特意将飞机从停机坪开走,假装起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