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赵振甲走出了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他是这间劳教所的倒数第4名被劳教人员,“剩下4个人的解除劳教通知书都填好了,6月9日是最后的期限,不管他们的劳教到没到期”,赵振甲说。

根据山东省沂水县有关部门16日傍晚通告的最新情况,15日上午坠毁的执行飞防任务的直升机属于“新疆天翼直升机航空有限公司”。

6月9日,朝阳市劳教所彻底“转型”,此后将主要收治强制戒毒人员。

据山东省林业厅森保站站长孙玉刚介绍,经初步了解,该直升机可能因机械故障坠机,具体原因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根据法律规定,劳动教养和强制戒毒场所都由司法行政部门管理,各地劳教所和强制戒毒所也往往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15日上午7时10分左右,新疆天翼直升机航空有限公司一架SW-4直升机在沂水县执行飞机施药防治病虫害任务过程中,偏离飞防区域,在沂南县境内坠毁,致一名飞行员死亡。

“转型”的劳教所并非朝阳市一家。在江苏省,到今年5月底,其省内全部的劳教所都实现了工作职能向强制隔离戒毒的转型。本报记者发现,这样的现象还出现在吉林、湖南等地。

根据公开资料,SW-4民用直升机为中国产5座轻型直升机,重约1.8吨,以航空煤油为燃料,飞行速度约为260公里/小时,第一架SW-4民用直升机2009年9月在江西九江完成组装下线。

赵振甲走出了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新疆天翼直升机航空有限公司。“职能转换、主业转型”

2012年2月,“访民”赵振甲被北京市劳教委决定劳教一年半。两个月后,他和其他99名劳教人员被转送到了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

这是一间颇为特殊的劳教所,“专门接收北京来的劳教人员”,赵振甲说,“劳教针对的是轻微犯罪,很多人犯了事都是罚款了事,很少有被劳教的”。赵振甲这100人到朝阳市劳教所之前,这里只有三四名被劳教人员。

5月21日,赵振甲劳教期满,但他发现,很多“2014年才到期的劳教人员也被放了,劳教所干警说这里将改成强制戒毒所”。

他注意到,劳教所干警已开始接受戒毒培训,“以前劳教所里是上下双层床,现在都撤了,换成了半尺多高的地铺,因为怕吸毒人员有幻觉摔伤”。

改变的不止朝阳市劳教所一家。此前几天,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举行了“二次挂牌”仪式,以前的劳教所又加上了长春市朝阳沟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吉林省司法厅劳教局局长关爱民出席了揭牌仪式,他讲话称,要落实各项监管规章制度,确保劳教制度转型期工作顺利进行。

此前一个月,经过省、市两级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辽源市劳教所也加上了强制戒毒所的牌子。

走在转型前列的是江苏省。今年5月,无锡市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劳教所)开始接收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这标志着江苏省劳教场所全部实现了工作职能向强制隔离戒毒的转型。江苏省司法厅还打出了“职能转换、主业转型”的口号。

早在今年2月,江苏省司法厅就启动了大规模戒毒矫治业务培训,计划培训民警500余人次。培训形式则包括赴医学院、外地强戒所学习,以及交流挂职等多种。

根据公开信息,最早进行劳教所转型的,恰恰是因唐慧劳教事件成为舆论焦点的湖南省。5月28日,湖南省常德市劳教所也举行了“二次挂牌”仪式,公开报道称,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常德市劳教所就改变了过去收押劳教人员和强戒对象兼管的工作任务,将工作职能重点向收治强制隔离戒毒对象转变。

然而,劳教所的“转型”都在低调进行。记者以咨询名义询问江苏省一处劳教所是否“今年不再接收劳教人员”,被工作人员迅速予以否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