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白装的商玲对此既无奈也不满:“这明显是霸王条款嘛,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人都不在了……”商玲称,自己现在还在哀痛之中,没有过问条款的合理性,她不统筹丧事事宜,所以不清楚价格。

荣昌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程群说,他们将决定告知王丽时,发现王丽比当初到案时,明显老了一圈。

在殡仪馆一灵堂内,记者见到了正在办丧事的市民商玲(化名)。对于福泽园新出台的规定,商玲表示已经知晓,因碍于情面没有拒绝。商玲还告诉记者,除开已经公示的条款外,如果届时须请出殡乐队,也必须由殡仪馆统一办理。

重庆晨报记者 封璟 通讯员 蒲昌迅

海都闽南网讯
26日,市民谭先生发现了一个帖子,内容有关福泽园殡仪馆的收费新规,不仅限制外购骨灰盒,连骨灰冷却费也捆绑在其中。谭先生质疑如此条款是否算是霸王条约。

她数次产生轻生念头

26日晚6点,记者致电长沙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处长廖朝晖,廖表示,殡葬行业已市场化运行,无论是骨灰盒还是乐队,殡仪馆都没有垄断的权力,而冷却费如果经物价局核准可以收取。随后,记者致电浏阳市物价局,相关工作人员则称“没有听说过冷却费一说”。廖朝晖表示,民政局会对福泽园做进一步调查。

车里的王丽见老公失控,惊慌失措,立即倒车,准备马上离开。在急急忙忙倒车时,王丽突然感觉车身好像是压到了什么东西。她以为是李飞刚才扔过来的灭火器,没有在意,便继续倒车,然后加速开走了。

随后,记者来到福泽园殡仪馆的业务厅,发现大厅门口同样张贴有那张通知,柜台后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为了打击黑车”制定的新规。

儿子,请原谅妈妈

记者范思鼎

图片 1

他告诉记者,所谓的“黑车”,不仅承担运送遗体的业务,还额外包办骨灰盒的制作,但他们没有营业执照,更没有殡葬行业资质,所以提供的服务并不令人满意,以骨灰盒为例,“外面的骨灰盒容易开裂,就装不了骨灰了,但我们的骨灰盒是有质量保障的”,其价格根据骨灰盒的材质、装饰,由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而如果不交冷却费的话,公司则无法保证装灰工人的安全,所以要求家属“自行装灰”。

最近,王丽打电话告诉检察官,她又怀孕了,这个家有了新的希望。王丽说,她最对不起的就是豆豆,“希望他在天堂快乐。”

26日中午十二时左右,记者来到位于浏阳市的福泽园殡仪馆,在殡仪馆最里侧的骨灰领取处看到一张红底白字的通知,上面以“进一步加强公司管理”为由,出台了两项新规:其一,“凡在本公司以外购买的骨灰盒,一律不准带进火化车间内”;其二,“对于未交冷却费的家属,公司将实行由家属自行装灰的制度”。通知落款为“福泽园实业有限公司”,时间为本月16日。

荣昌检察院受理该案后,鉴于该案的特殊情况,并且李飞和他的母亲都出具了书面的谅解材料,今年3月,检方做出对王丽微罪不起诉的决定。

随后,记者以同样的问题致电阳明山殡仪馆,接话人员称,在阳明山办理丧事,可自带骨灰盒,但须缴纳50元“装袋费”用来盛放骨灰;无冷却费用;乐队可选择,但必须通过殡仪馆,标准是180元/班。

等王丽一走,李飞这才发现:豆豆倒在了地上,满身是血!他赶紧抱起儿子,开了另外一辆车向医院猛赶。

至于乐队,福泽园不会强制要求,以乐队每人/400元的标准执行,具体人数根据家属需要而定,不过如需乐队,也必须经过殡仪馆。那名男性工作人员称:“我们这是为市民带来方便,一条龙服务。”

(文中王丽、李飞为化名)

他们俩是这个死去的孩子的父母,28岁的李飞、26岁的王丽,可怜的宝宝名叫豆豆,是个不满2岁的男孩。他是被妈妈开车压死的。

夫妻俩都是火爆脾气,与丈夫争吵后,她心急火燎驾车离开时,竟压死了不满两岁的宝贝儿子

检察官毕赛男在开导王丽和李飞,记者来到位于浏阳市的福泽园殡仪馆。怕触景伤情,李飞将宝宝的衣服、玩具,托朋友全部拉去烧掉,整整装了两辆货运三轮。几大本相册实在是舍不得,锁起来压在了柜底。

王丽和李飞是四川达州人,2009年,他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结婚了。随后,儿子豆豆出生,一家人把宝宝当成心头肉。豆豆才1岁多就会数数,认简单的字,嘴巴也甜,不像其他孩子爱哭闹,邻居和亲戚们都喜欢他。奶奶说:“王丽稀奇娃儿得很,衣服、玩具,买了好多。”

然而,孩子在到医院之前就已停止了呼吸。听到噩耗,男子瘫坐在地大哭。这时,一年轻女子也惊慌失措跑进医院,得知孩子已经去世,她也瘫坐在地,嚎啕大哭。很快,警察将女子带走。

检察官毕赛男在开导王丽和李飞。

王丽面临被起诉,这无疑让家里雪上加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