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涉嫌受贿、贪污一案3日开庭,近期他的多名涉案前下属已被审理。张苏洲腐败窝案涉案20余人、涉案总金额超过3300万元,主要涉及电视剧采购吃回扣、广告业务套利、滥发奖金稿费等。

图片 1

疯狂购剧每天播10集,采购一条线全员受贿

在六年时间里,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要求学校统一从淮南市新华书店征订教科书等学习资料,以宣传推广费的名义账外收受新华书店回扣523924元,被当地法院判决认定构成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20万元。

指控的全都是事实,我没有异议。3日,站在安徽省淮南市中级法院的审判席上,62岁的张苏洲神情落寞地说。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国家机关被判构成单位受贿犯罪,在国内比较罕见。

检察机关指控,张苏洲从2006年至2014年,在担任安徽电视台台长、安徽省广电局局长、安徽广播电视台台长期间,受贿1139.6万元人民币、4.7万美元、17.9万元购物卡及价值107.2万元的金条等财物,侵吞公款339.3万元。

如今,该局已发布2015年下半年工作安排,其中明确提到了杜绝乱订教辅材料等各类教育乱象问题。

此前,张苏洲的多名前下属已因涉案被审理,包括安徽广电原副台长赵红梅、原电视序列总编室主任肖融、原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等。这起窝案中,涉案人员最多、最具行业特色的腐败领域是电视剧购销。

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原局长王吉先副局长袁传苏、会计鲁某等三名被告人及被告单位的行为均已构成单位受贿罪。

安徽广播电视台历来是电视剧采购大户。办案人员发现,近年来该台的采购量明显超出了实际需求。

谢家集区教育局2015年下半年工作安排,其中明确提到了杜绝乱订教辅材料等各类教育乱象问题。

据统计,安徽广电从2011年到2013年共采购电视剧327部,总价24亿元。为了将如此巨量的电视剧在合同期内播完,该台卫视频道每天播出电视剧10集以上。即便如此,到2014年8月,安徽广电还有21部总价值2.1亿元的电视剧放在库里来不及播出,造成烂库。

教育局收回扣被认定情节严重

安徽广电如此疯狂购剧,是权钱交易的结果。据了解,目前全国每年电视剧生产量约500部,能够在卫视播出的只有100多部。大量质量一般的电视剧成为影视公司的推销重点,也为采购提供了寻租空间。

安徽省凤台县法院审理后认定,2006年至2011年,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作为国家机关,账外暗中收受淮南市新华书店回扣款523924元,为本单位谋取利益,情节严重。

面对市场上数量众多的电视剧,购剧人员有很大的选择权,电视剧的质量认定、价格评定又有很大的主观弹性。办案人员介绍,表面上虽有一套完整的审片、购剧程序,但实际成交往往取决于影视公司和电视台购剧人员背后的权钱交易。

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局长王吉先、副局长袁传苏、会计鲁某,系该行为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被告单位及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单位受贿罪。

在安徽广电腐败窝案中,从张苏洲、原分管副台长赵红梅到原总编室主任肖融、原节目购销中心主任陶东昕和原副主任张文旭,在购剧过程中从上到下全员受贿,金额最小的也在百万元以上。

王吉先、袁传苏还有其他受贿事实。王吉先共收受他人财物总价值80万余元,袁传苏收受他人财物总价值31万余元,其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

一些影视制作公司也依靠打通关节巨额获利。如安徽电视台原副台长吴涛下海创办上海克顿公司,多年来10次共送给张苏洲249万余元,成为安徽广电最大的电视剧供货方。

回扣被用于给全体职工发福利

内外勾结广告套利,变着花样给自己发钱

谢家集区教育局局长王吉先被抓后承认帮助淮南市新华书店征订过学校教科书等学习资料,并收取教育宣传推广费。

安徽广电腐败窝案的另一大涉案重点,是近乎失控的广告经营。

副局长袁传苏供述称,淮南市新华书店希望谢家集区教育局管辖内的学校都从他们那里征订学习资料,不从个体经销商那里买,而教育局可以要求学校统一从淮南市新华书店征订。

检察机关查明,2010年下半年,张苏洲与赵红梅、赵的同学程某商定,由程某出资成立公司,获利三人均分,程某后来成立了南京大宣广告等3家公司。

淮南市新华书店副经理陶某的解释更为具体:2006年以前,安徽省中小学教辅资料按规定要从新华书店买。2006年以后,教辅资料选用放开,安徽省各中小学校可以不从新华书店采购。为了销售教辅资料,新华书店才会以宣传推广费名义给回扣。

刚成立的大宣公司就承接了安徽广电3亿多元的广告业务,并连续3年成为该台最大的广告代理商。此外,程某的公司还高价向安徽广电销售服装、茶叶、紫砂壶等物品。获取巨额利润后,程某14次共送给张苏洲414万元和价值12.3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1块。

王吉先说,回扣款以福利的形式发给教育局职工了。给职工发福利的事,局领导班子开会研究过,大家基本上没什么意见。

广告业务代理权、议价方面存在巨大的弹性空间,方便套利。电视广告业务存在折扣、优惠、赠播等行业潜规则,电视台从台长、副台长、广告中心主任,各有不同权限的内部折扣权,决断随意。办案人员介绍,经张苏洲拍板,程某的公司以最低的台长折扣价获得了大量黄金时间段广告代理权,短时间内即获利数千万元。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这些福利分为以下部分:给全局职工发节日福利、慰问看望去世职工家属和患病职工、组织职工及学校校长外出活动、游玩等。

广告业务管理混乱,也使其成为安徽广电一些领导随意开支的提款机。如张苏洲多次外出考察、开会,随行的广告商出资为其购买玉石等物品,回来后再通过广告费减免等形式返还。张苏洲、赵红梅等人随意用公款购买个人物品,从广告部走账。

会计中心主任鲁某回忆说,2006至2012年间,局里的职工每年都会发两三万元的福利,总共发了大约16万左右。另外每年还用这笔钱发加班费、防暑降温费等,发放标准大家都一样,每人每次500元至1000元不等。

在查办安徽广电腐败窝案的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该台滥发奖金、稿费的现象严重,一些领导变着花样给自己发钱。在节目的制作播出过程中,张苏洲、赵红梅等人以策划、撰稿、审稿、监制等名义,各个环节都能挂名拿钱;节目收视率高,设电视剧热播奖;台里多个部门、频道有员工年终奖,张苏洲等台领导四处拿钱。据查,张苏洲、赵红梅曾虚列名目,以广告部为平台,互为对方发奖金,共同侵吞公款65万元。

新华书店承认给推广费

价格弹性漏洞滋生软领域腐败

王吉先供述说,淮南市新华书店给的宣传费一般是一年两次,分春秋两学期。

记者调查发现,安徽广电2009年至2013年间建设的新大楼,基建、设备总投资30.8亿元,经查未发现重大腐败问题。发生的贪腐行为,集中在电视剧和广告等精神文化产品软领域。

每次领取回扣款前,淮南市新华书店副经理陶某事先告知王吉先回扣款的具体数额。

近期,查处的全国广电系统一些腐败案具有相似特点。如受贿1140余万元的辽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利用电视剧订购受贿人民币571万元、港币20万元,利用广告合同决定权受贿295万元,二者占其总受贿额近八成。

有的回扣是以报销维修费和印刷费的名义转账。我一般会安排副局长袁传苏去办。有的回扣是以报销办公用品发票和餐饮发票等名义支取现金,我一般会安排办公室主任王某办。他说,钱到后,现金都交给会计中心主任鲁某。

一位业内人士说,影视作品、广告、综艺节目的价格并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明星的出场费该给多少,广告的制作成本有多高,拍战争片用了多少发炮弹,都难以准确估算。相比基建和设备采购比较显眼,监管手段相对成熟,影视制作、广告、综艺节目等方面监管手段薄弱。

袁传苏说,他负责向新华书店提供维修费发票和印刷发票,并向市新华书店提供转账账号,把宣传费转到指定账户上。

针对暴露的问题,安徽广电近期出台多项措施,完善廉政风险防控责任制,明确监督责任5个方面17项内容。新建21项制度,加强对影视剧采购、广告经营、节目制作等环节的防控。

办公室主任王某说,王吉先安排其向市新华书店提供招待餐饮发票、办公费用发票等。2006年以来,其向市新华书店提供过三四次发票。

一位省级电视台负责人认为,遏制此类腐败,首先要落实主体责任和一岗双责。每个业务负责人,对负责领域的猫腻和漏洞都很清楚,分管电视剧采购的副台长如能把住关,下面的购剧人员就不可能肆无忌惮。(记者徐海涛)

曾在谢家集区教育局工作过、后来个人经营谢家集区职教印务部的刘某作证称,2007年,袁传苏找到我,说淮南市新华书店欠谢家集区教育局仓库租金,区教育局无法给新华书店提供正规发票,我为谢家集区教育局出过几次发票。

淮南市新华书店副经理陶某也作证说,新华书店给谢家集区教育局宣传推广费,区教育局提供印刷费、招待费、办公用品的各种名目的发票来冲账。

被告不认罪称系按规定办理

2014年4月15日,王吉先被淮南市凤台县检察院刑事拘留;2014年5月5日,鲁某被刑事拘留;2014年5月10日,袁传苏被刑事拘留。

2014年9月26日,凤台县检察院以单位受贿罪对谢家集区教育局提起公诉,以单位受贿罪、受贿罪对王吉先等3人提起公诉。依照淮南市中级法院指定管辖,淮南市凤台县法院于2014年11月19日审理了此案。

法庭上,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的辩护律师认为,该局收取教育宣传推广费,是按照安徽省教育委员会规定办的,因此不构成单位受贿罪。

王吉先、袁传苏也以同样的理由为自己辩解。鲁某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鲁某是按照领导安排保管回扣款的,不是直接参与经办,不是直接责任人员,因此不构成单位受贿罪。

法院查明

该教育局设小金库

但安徽省教育部门的文件证实,1993年,省教育部门发过文件,明确新华书店可以向做了宣传、推荐和征订工作的教育部门,以捐赠的形式支付一定的经费,教育部门对这笔经费应该设专户管理,并用于基础教育,不得用于建设办公楼和发放福利、补贴等。

而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经谢家集区教育局局务会研究,所谓的宣传推广费没有直接转入区教育账户,而是进入了区教育局的小金库里。

回扣款的来源、性质和使用,王吉先虽然在谢家集区教育局局务会上向局领导班子成员作过通报和说明,但未做会议记录。

王吉先被抓后自己也曾承认:这笔资金不能进入教育局账,因为它不是合法的收入,把这些钱以福利的形式发放给职工我们当时认为是违规的。

法院认定

单位受贿罚金20万

2015年4月28日,凤台县法院认定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构成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20万元。

同时,以单位受贿罪、受贿罪判处王吉先有期徒刑9年,以同样罪名判处袁传苏有期徒刑7年4个月。鲁某被法院认定构成单位受贿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一审宣判后,谢家集区教育局没有提出上诉,判决书已经生效。而按照判决书的要求,罚金应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这笔罚金缴没缴,缴给了谁?《法制晚报》记者采访到在此案中作为谢家集区教育局诉讼代表人的局党委副书记曹淑俊。但该人表示,罚金到底缴了没有,他也不清楚。

区里参与了和法院的协调,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他说。

之后,记者通过谢家集区教育局办公室,找到现任局长严兴兵的办公室电话,但其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还采访到谢家集区教育局的辩护人安徽高黎煜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红,但她对罚金的缴纳情况也不了解。

记者又联系凤台县法院了解情况,仍未果。

最新进展涉事单位表示要加强作风建设

采访中,谢家集区教育局党委副书记曹淑俊表示,该局现在严格按照淮南市教育局圈定的课本和辅导书来向新华书店购书,区教育局严格遵守市教育局所圈定的图书征订范围来执行,只能少订,不能多订。

另外,现在也不允许各个学校私自征订教辅书。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在谢家集区教育局官方网站上发现,该局在一份发布于2015年7月2日的工作总结中称,紧扣社会关注的乱补课、乱招生、乱办班、乱订教辅资料现象,开展了择校乱收费和教辅材料管理自查、督查和教育收费检查等活动。

2015年7月9日,该局又发布了2015年下半年工作安排,其中第一点就提到了加强作风建设。

文中称,要进一步规范办学行为,杜绝乱收费、乱办班、乱订教辅材料等各类教育乱象问题,严禁订购和集体使用非审订教辅材料。

姜明安

拿了钱的职工应把钱吐出来

胡星斗

应减少获罪单位下一年拨款

邢自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