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济南7月29日电
题:刷视频、走路、打字都能挣钱?——部分“赚钱”APP真相调查

“这么大年纪闹离婚真让人笑话!得亏有这个‘小法通’,为我们解答了许多问题,也在大家的帮助下打开了心结,挽回了婚姻。”这是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径南镇陂蓬村年过70岁的村民陈某说的话。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邵鲁文、余俊杰

“小法通”是陂蓬村进行乡村治理,专门引进的智慧村居法律服务公共平台配套法律机器人——“法通小博士”,当地村民都亲切叫它“小法通”。“我们将人工与机器人服务有机结合,前方有驻村的‘小法通’,后方还有律师团队24小时在线,为村民提供远程调解、法律咨询、书写法律文书等法律服务。”兴宁市司法局副局长张远辉介绍。

看新闻可以赚现金,刷视频可以拿红包,甚至聊天打字、走路跑步也可以赚钱……现在,一批声称使用就能赚钱的手机APP,频繁在网络上打广告,吸引大量用户下载安装。“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此类APP多数涉嫌夸大宣传,承诺的高额回报往往无法兑现,鼓励用户拉人头发展下线的模式,引发质疑。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智慧村居法律服务公共平台进村,这在全国还是首例。

声称打开就获38元红包,实际获得不能提现的6000“金币”

村居 法律顾问远水难解近渴

“打着赚钱噱头的APP现在几乎随处可见,几个家庭微信群里常看到长辈转发推广信息。”山东潍坊市民朱娴告诉记者,不少打着看新闻、看视频、走路能赚钱的APP广告,在短视频平台、微信群中频繁出现,声称有诱人的收益,吸引人下载。

从兴宁县城往东出发大约15公里,就来到径南镇的省定贫困村陂蓬村。

记者进入某短视频平台测试发现,浏览五六个短视频就会出现一则广告,宣称“赚钱”的APP广告出现频率很高。

陂蓬村党支部书记陈焕新告诉记者,村民的法律意识比较薄弱,在新农村建设中,污水处理、垃圾处理、土地流转等方面产生了许多矛盾,衍生的法律问题亟待解决,1000多人的村子近年来平均每年有数十起纠纷。虽然已有村居法律顾问,但每月8小时的服务时长远不能满足村民的法律服务需求。

记者调查发现,有的“赚钱”APP并不能达到其所宣称的收益。朱娴的妈妈曾使用过一款宣称看视频能赚钱的APP,以为能赚不少钱,结果,“金币”折算完每天只有3毛钱收益。

记者了解到,地处粤东北山区的梅州有2000多个村居,现有444个村(社区)配备法律顾问。但其中本地律师仅有170多名,还有270多名律师是从珠三角支援服务家乡的,路途遥远舟车劳顿,服务时间成本很高。

在一款名为“种子视频”、号称“看视频能赚钱”的APP上,记者看到,首次进入APP后,页面弹出一个“新人红包”,写着“打开得38元,红包可立即提现”。点击打开红包后却弹出另一则“收益通知”,告知记者获得6000“金币”。

“大多数纠纷还得靠村干部调解,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不说,主要是调解效果也一般。”陈焕新坦言。

记者进入收益页面后看到,不仅承诺的38元现金没有,6000“金币”也无法提现。根据提示,想提现必须继续看视频,所谓6000“金币”的实际收益不到1块钱。

去年上半年,村委会向乡贤筹资几十万元建设村委会广场,雇佣了部分村民干泥水活儿“小工”。“集体的钱,我也有份。”70岁的老新伯提出家里没有经济来源要求参与未果,先后5次来到施工现场强行抄家伙要干活。陈焕新说,“老人家年纪太大,已经不适合雇佣,万一出问题,村委会担不起责任。”为保证工期,村委会经过讨论只好妥协,派给老新伯最轻省的活儿,去捡拾村道垃圾。

有的“赚钱”APP设置多重获得收益前提条件。在一款名为“追书神器”的“看小说赚钱”APP上,记者首次点击进入后,弹出一个写着“送你一份见面礼,最高6.68元新人现金红包”的窗口,点击后显示已获得2.18元。记者进入提现页面看到,需要赚到30元以上才能提现。赚钱的方式除了看小说,还包括签到、分享、做任务、收徒等。记者在这一平台上阅读了十几分钟,并未获得任何收益。

更有甚者,靠着对法律一知半解的认知“威胁”村委会。去年底,村委会根据村规民约,曝光了在村里河道随意乱扔垃圾的阿权家。阿权因此到村委会大闹,说村委会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权、隐私权,并扬言要告上法院。

济南市民陈思告诉记者,她之前曾下载过“趣输入”“趣步”等APP,前者宣称手机打字可以“赚钱”,而后者则宣称走路可以“赚钱”。但在实际使用中,这些APP会不断弹出广告,并提示自己领“金币”、邀请好友。“我没有按照弹窗提示去做,使用了一个月,几乎没有任何收益。”陈思说。

陈焕新说,村干部没有专业法律背景,平时只能将纠纷积累在一起,等村法律顾问进村服务时一并处理,解决问题的周期太长。为此,村里在对口帮扶单位和党委政府的帮助支持下,引入智慧村居法律服务公共平台,希望有助进一步提升村居法律服务水平。

在安智、应用汇、豌豆荚等手机应用市场中,打着“能赚钱”噱头的APP不在少数,且覆盖领域很广,包括新闻阅读、影音播放、手机输入法、健康运动等。一些应用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趣步”“种子视频”等相关应用的下载量最高的超过千万,下载量过百万的也不在少数。

百姓 机器人不偏不倚信得过

发展下线拉人头,内容涉赌博色情等

陂蓬村的调解室就设在村委一楼,装修简洁,科技感十足:墙上挂着一台电视,桌上安装着可视化对讲系统等设备,一旁还有能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的“小法通”,并设有当事人、调解员、书记员等座位。调解会由村支书主持,依据程序规范开展调解工作。

记者调查发现,几乎所有打着“赚钱”噱头的APP,都以各种高额奖励鼓励用户发展下线,吸纳更多使用者。例如,宣称走路能赚钱的APP“趣步”,将拉人头数量与用户等级和收益挂钩,如果下线多发展1个人,上线的推广活跃度就增加0.05,而推广活跃度直接影响最终收益。

村里原来有位顽固的上访户陈发,夫妇俩都已年满60岁,大儿子痴呆全残,是村里无劳动能力贫困户。看到村里有劳动能力的贫困家庭在政府资金帮扶下开展养殖业,收入提高了,他们也想要享受这样待遇,但因不符合条件没能得到支持,便多次到镇、县有关部门缠访闹访。

“趣步”用户孙晓说,根据发展用户数量的不同,“趣步”把用户分成一星达人、二星达人、三星达人等级别,每级有高低不等的分成奖励。所谓一星达人的条件是基本活跃度大于2000点,三星达人则是大于100000点,基本活跃度与发展下线人数成正比。

“你们家到底符不符合政策,缠访闹访究竟对不对,一起听听机器人‘小法通’的判断吧。”不久前,村委会邀请陈发前往调解室进行矛盾化解。陈发将自己的疑问一一向“小法通”提出,通过与机器人进行人机对话,了解到政策后,陈发当场决定息访。“机器人不会偏帮哪一方,所以我信它。”陈发说。

有的平台宣称老用户邀请到新用户后,需要新用户做完平台给的新手任务后才能给予返现,而平台给新用户的任务,其实就是继续发展下线。

陈焕新说,在调解过程中,即便是法律专业人士有时也不能在短暂时间将某一方面所有法条说出来,但“小法通”没问题。譬如咨询婚姻关系方面的问题,“小法通”就可以把婚姻法、民法通则、最高院司法解释等规定全都一一呈现,甚至还可以列举相关案例,以案说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