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气象局10时15分发布消息称,受“山竹”影响,过去1小时该市出现12到15级阵风,最大为陆丰金厢镇15级。过去1小时,汕尾强降水主要出现在陆河县、汕尾城区及深汕特别区,最大时雨量为陆河南万镇21毫米。目前除陆河台风橙色预警外,各地台风红色预警生效中,城区、红海湾、海丰暴雨橙色预警,陆丰、深汕特别区暴雨黄色预警生效中。

近期,国家安全机关组织开展“2018—雷霆”专项行动,先后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抓获一批台湾间谍及运用人员,及时切断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针对祖国大陆布建的间谍情报网络,有力打击了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嚣张气焰,有效维护了国家安全利益。

另据汕尾铜鼎山雷达站值班人员拍摄的短视频,受大风影响,值班室内办公桌上装满水的水杯都晃动不已。

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通过网络社交,渗透、诱惑、策反和培植大陆情报人员,从军事设施到重点民用工程,无孔不入。今天披露的几宗案例,就发生在广东。广阔的珠江看似平静,却是暗流涌动。

编辑: 李润芳

找兼职竟成间谍情报员

黄埔和南沙是广州船舶工业集中区。然而,个别利欲熏心之徒,有的甚至还是船厂职工,却卖身求财,成为台湾间谍的爪牙。

张达坚的目标,就是长洲岛。这个岛上,有造船厂,还有著名的黄埔军校、辛亥革命博物馆和其他军事基地,遍布军事设施。沿着渡轮和上岸后的观察线路,张达坚全程用手机拍下了有“价值”的目标。

差不多同期,梁源华去了长洲岛和龙穴岛,观察和记录了两地船厂内造船和泊船情况;秦小涛也用手机和笔记录了长洲岛各大码头军舰停靠等情况。

拍下这些画面的,不仅是他们几个人的手,还有背后一只只遥控指使的黑手。

他们是如何被幕后黑手所控制的?2017年元宵节前夕,张达坚通过一则网上招聘信息,在微信名为“Mr.李”的台湾人那儿获得了一份“兼职”。谈好报酬,那位神秘的“李哥”频频向张达坚布置任务。张达坚按照指定“作业”要求,划定专程线路,“用心”观察记录,每次发送的照片在30张左右,通过手机邮箱发给对方。

梁源华最初是在QQ上结识昵称“实现梦想”的老板,然后被发展为台湾间谍的情报员;秦小涛则自愿做了昵称“美丽花儿”实为台湾间谍的“兼职人”,为其搜集和密报“船讯”。

他们十分谨慎,避开了大众常用网络平台和邮箱,通过所谓“安全”渠道,向自己背后那位“看不见的主人”,及时报送了在黄埔和南沙等地获取的信息和情报。“对方布置给我的工作内容,就是找4个码头停靠地点的舰艇,具体在哪个位置、每个码头具体几点到几点、停靠的位置。”梁源华说。

“暗眼”盯上民用基础设施

除了军事基地和军事设施,一些重点的民用工程也成为台湾间谍的目标。

广州水乡,河汊密布。张达坚根据台湾间谍机构不断布置的“作业”,一次次过江、一次次上岛,四处观察记录。他到长洲岛新洲渡口、鱼珠码头等地观察记录100多次后,就按照“上家”的新派任务,前往长洲岛下游观察。

这一次,间谍派发的“作业”目标,是位于珠江主航道上方的黄埔大桥。该桥位于长洲岛和东江汇入口之间,是一座长达7公里的大型斜拉索桥,为京珠高速广澳段的控制性工程之一。张达坚详细记录了黄埔大桥经纬度位置、建筑外观、运输流量、周围驻军等情况。

而后,他又先后前往广州市火车南站、从化蓄能水电站等交通能源设施观察和拍摄,主要关注地形地貌,基础设施的外观和内部结构、功能发挥、周边驻军等实地情况。按照台湾间谍的要求,他还不失时机地搜集了2017年广州某大型论坛的大会安保情况。

秦小涛也在加紧完成间谍增派的“作业”——全面搜集广东能源、科研等研究性资料和信息。他在完成码头观察任务后,马不停蹄地赶去图书馆、书店,搜寻机电、煤炭、化工、贵金属等方面的研究性文献书籍,先后向台谍提供有关资料约100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