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心将捡到的包还给失主,没想到失主竟然怀疑是我拿了她包里的钱,现在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51岁的义乌环卫工许正军气愤地向记者说,他觉得自己很委屈,本想做好事,却被人当成贼。

闽南网1月22日讯
我国现运营的近180座机场中,70%亏损。去年5月,随着扬州泰州机场的开通,江苏13个省辖市密布了9个民用机场,然而,火热的建设浪潮却难掩机场运营之萧条。在江苏9个机场中,除南京禄口机场和无锡硕放机场外,其余7个均亏损。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江苏不少地市规定所属各部门、各单位每年包机出行的次数,甚至出台文件强迫下属单位包机出国出境考察,为机场“输血”。

环卫工许正军“我要是有心拿她的钱,干嘛还她包?我犯傻啊!”

政府公费买客源

16日下午,记者在义乌市环卫处见到了许正军和失主于女士。

记者发现,江苏盐城南洋机场开通了盐城至我国台湾、盐城至韩国首尔两条航线,这是南洋机场航距最远、票价最高的两条航线,而这两条航线大部分客源都靠公务包机来“喂”。盐城各单位规定,到台湾、韩国考察,必须要经过盐城南洋机场,否则机票不予报销。

许正军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

据盐城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高管朱某介绍,盐城每个机关单位都会定期组织员工包机出行,各单位轮流飞往台湾、首尔,造成了南洋机场飞往台湾和首尔航线月月红火的假象,“说是考察,其实就是公费旅游”。

15日下午5点左右,我在义乌城北路米兰假日酒店对面的公园里看到一只黑色的小包。打开一看,里面有钥匙、身份证、名片等物品。身份证显示的是一名姓于的女士,湖北人。我想快过年了,没身份证连火车票都没法买到,我得把包还给失主。

无独有偶,为扶持扬州泰州机场,扬州市政府和泰州市政府各自发文,鼓励机关工作人员出行乘飞机,且首选扬州泰州机场。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江苏9个机场近270条航线中,超过20%的航线是由政府公务消费为机场填补客源。

下班后,我回到住的地方,按照名片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因为晚上我还要上班,所以我就约她晚上7点在米兰假日酒店附近见面。

还是老百姓“埋单”

晚上7点多,她来到我扫地的路段,手里提着苹果、香蕉,还有一个红包。我一开始没要,但她硬是塞给了我,还说十分感谢我。

“前些年,不少地方政府将建机场作为政绩,如今机场亏损、航班亏损,成为地方发展的包袱。面对困境,政府包机未必是一服良药,很可能使包袱更加沉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国仁如是说。

我把包还给她后,她打开包查看了里面的物品,又对我说了谢谢。她离开时,过了马路,还回头跟我说了好几次“谢谢”。后来发现那红包里装着200元钱。

淮阴工学院党委副书记江应中教授说:“政府的权力是有边界的,切不可越界。像盐城、扬州、泰州这样通过政府发文的方式要求对机场定向输血,恰恰是‘出轨’行为。政府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正常运行,必然导致公务人员在出差时,机票再贵也要坐的怪现象,这不但增加了公务消费支出,而且造成机场服务价格居高不下,这对其他乘机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第二天中午12点左右,我正在扫地,突然接到她打来的电话:“你拿走了我包里的钱,还敲诈我,跟你没完。”我一听马上就蒙了,继而变成一肚子火,当时就回了一句:“你凭空冤枉我,我也跟你没完。”

其实,无论是从税收的角度还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最终为政府包机“埋单”的是每一个普通老百姓,政府部门用权力为机场“揽生意”,得到了面子,却丢掉了民心。

我在义乌扫了9年地,捡到过好多东西。前几天,我还在路上捡了一个包裹,因为没有联系方式,我就打电话给领导,领导又打电话给民警,最后是民警把包裹领走的。

你说,我要是有心拿她的钱,干嘛还她包?我犯傻啊。

失主于女士“故意给我打电话还我包,这样他就能得到一笔感谢费”

对此事,于女士却有自己的看法:

当天下午,我在城北路上打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包。发现丢包后,我很着急,回到丢包的地方找包时,他就站在我身边,我还问过他有没有看到包。

当天他打电话还我包后,我挺感激,还特地买了水果、包了红包。可是,后来我发现包里的钱没有了。回想起我丢包时,他曾在我身边出现过,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很生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