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雅安市名山区蒙顶山,如果从高空俯瞰,一个天然的巨型人形图案栩栩如生。而此图也被称作“仙人神麟图”。本文图片
华西都市报

全国环境监管执法能力依然相对薄弱,难以承担繁重的执法任务

2017年4月27日,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后盐村,从高处俯瞰人形图案的头部,可以看见是由一些沟壑形成的。专家认为正是这种冲沟在视觉上构成了“斯巴达勇士”的发髻。

困难重重的环保执法

神秘北纬30度又一奇观,蒙顶山“仙客神麟”图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发现十年

拒绝接受检查,称执法人员证件有问题,不提供环保资料,大门紧锁,将执法人员扣留超1小时。

从卫星图上发现“仙客神麟”这一奇观已十年,地质专家推测其成因为雨水冲刷侵蚀砂泥岩,大自然经年累月所“刻画”。

这一恶性阻挠执法事件发生于4月16日上午。环保部第十五督查组在对山东绿杰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检查时,该公司负责人赶到现场,对其进行阻挠、扣留,直到公安机关到场后,才放督查组离开。

谜题待解

此次事件并非孤例。

发现者疑惑,“科学可以解释图像的成因,但又是什么力量让看起来没什么联系的因素凑巧碰到了一起,难道真的是巧合?”

就在两天前的4月14日,环保部第十二督查组在对山西省阳泉市盂县南娄镇坡头村东西垴工区进行现场检查时,企业拒绝接受检查。

尽管只是一条虚拟的线,但因为串起了金字塔、百慕大和传说中的大西洲,北纬30度显得尤为神奇和迷幻。在这条奇幻的纬度线上,还有珠穆朗玛峰世界最高峰,马里亚纳世界最深海沟,纵然科技发展到今天,这些地理秘境依然留下众多未解之谜。

而4月16日当天,除了济南执法受阻以外,第十九督查组在山东省聊城市也有类似的遭遇。茌平县鑫隆钢材有限公司被发现直排大量生产废水,厂内人员拒不开门接受检查。

或许你不知道,同样位于北纬30度的四川雅安蒙顶山,也隐藏了一个旷古之谜。一次偶然的机会,原北京矿冶研究总院工程师谢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奇观:高空俯瞰蒙顶山,一个形如斯巴达勇士骑着麒麟的巨型图案栩栩如生。

17日,第十五督查组在对山东省济南市洁龙清洗助剂有限公司开展督查时被阻挠检查。第二十八督查组在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永得纺织厂准备进厂时,被厂内人员发现,随即反锁大门,停止生产,拒绝检查。

这两个硕大的图案是怎么形成的?4月27日,包括谢强在内的专家表示,谜题仍待解开。

更有甚者,第九督查组17日在河北省邢台市现场检查时,执法证被抢夺。

卫星图上惊现斯巴达勇士驾神兽麒麟像

4月5日,环保部宣布从全国抽调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对京津冀及周边传输通道“2+26”城市,开展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上述阻挠执法事件即发生在这一被称为“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期间。

4月27日,虽然事隔10年,谢强依然清晰地记得这一图案的发现经过。

据环保部最新通报,截至4月20日,各督查组已完成对28个城市的第一轮督查工作。据统计,自督查工作开展以来,各地发生拒绝检查、阻碍执法事件共11起,涉及山东省济南等6个地市。

2007年初的一天,尚在北京矿冶研究总院任职的谢强,因为工作原因在电脑上查看雅安的卫星地图。当鼠标轻点,视线扫过雅安城区,蒙顶山上一些隐约的褶皱吸引了他的注意。“恍然间,我似乎看见了一张侧面人脸。”谢强凑近电脑,在软件中将图案放大,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当降低地图高度,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清晰的人脸侧面;升高地图高度,将整个蒙顶山包含其中,发现它不仅仅是一张人脸,而是一个形如斯巴达勇士的战将骑着一头麒麟。”

在4月21日举行的环保部4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坦言,目前中国环境污染违法犯罪行为高发多发态势,仍没有根本性扭转,企业顶风非法排污的现象还比较普遍,暴力抗法的案例时有发生。与此对应的是,全国环境监管执法能力依然相对薄弱,难以承担繁重的执法任务。

惊诧之余,谢强一度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或是卫星图中因为山脉阴影造成的误会。随即,他截取了不同高度下的卫星地图,置于电脑上仔细观察,于是更大的惊喜出现了。“当高度在9000米至10000米时,一个斯巴达勇士造型的人形轮廓清晰可见;而如果高度达到20000至30000米,人形轮廓和麒麟图案的全貌就一览无余。”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资料图:3月17日,北京城笼罩在雾霾中。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通过谢强提供的位置信息,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卫星地图找到了人形图案所在地。通过软件标注的信息发现,这一图案位于北纬30度6分附近,横跨雅安名山区和雨城区,整体呈东北向西南方向分布。人形图案中,鼻子、眼睛、手等身体部位清晰可辨,在人物形象西南方向,一头麒麟栩栩如生。“最让我吃惊的是,人物头部的褶皱,像极了斯巴达勇士戴的帽子。”后当地的文人雅士则为这一图案取名“仙客神麟”。

强制力缺失

通过软件测距,谢强发现,这一奇景图像长约10公里,宽约4公里,面积约40平方公里。体量之大,世间罕见。

“他们不怕我们,这是我们的困境。”谈到环保执法受阻的种种情况,一位不愿具名的省级环保执法人员这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从高空俯瞰名山的巨型图案全貌。

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诉讼部部长刘湘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指出,济南事件折射出企业的某种错误认知,即自认为采取这种方式不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因此才能够如此“猖狂”。这同时也说明,在过去,环保部门对于企业拒绝检查的行为处罚力度不够,没有形成威慑。“企业可能认为,相较安装环保设施或者停产,拒绝执法的成本小多了。”

当地村民指点,山脊神秘武士图现出真容

在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学教授王灿发指出,“过去我国环境违法成本低,建设项目违法最高罚款20万元,与水电等大型工程几百亿元的投资相比,罚款尚不及一天的设备租金。”

4月27日,雅安市雨城区碧峰峡镇后盐村,一场夜雨过后,青山如黛,重峦叠嶂。一条溪水从村头流过,良好的自然环境,让这里成为名山区饮用水水源地。按照谢强提供的位置信息,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人像图案的头部所在区域。

但他也表示,新《环保法》生效以来,按日计罚等规定,使违法成本有所增加。王灿发以实施按日计罚的重庆市为例,据统计,企业违法行为改正率从过去的4.8%增长到实施按日计罚后的84%。

结束多日阴雨天气,70岁的王朝震正在房前晾晒衣物。关于神秘人像图案,当地村民早有所闻。“电视上都放了很多次,专家也来调查过,但是至今我们也不晓得具体成因是什么。”在王朝震的带领下,记者穿越山林来到一处山脊。由于树木茂密,只有这里能够一窥周围全貌。顺着王朝震手指方向望去,山峦起伏,10多小山包从左到右依次排列。“我们管这个地形叫十八罗汉拜观音。”王朝震所说的“十八罗汉”,是他家面前十八个呈弧线分布的小山包。山包之间,是一条条沟壑。由于地势所限,人像图案部分在地面无法观测到,王朝震所指的山包虽然不是图案的组成部分,但地质结构上是相似的。

新修订的《环保法》自2015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赋予了环保部门按日连续处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移送行政拘留和移送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等五种新手段。

王朝震的说法也得到了谢强的证实。发现人形图案后,谢强和四川省地质矿产开发局高级工程师刘民生曾到现场探访。谢强一行经过数小时的攀登,在蒙顶山密林中,透过树木缝隙,居高临下,人形图案的局部尽收眼底。“我们当时差不多距离图案头部有4公里远,由于位置不高,只能看见一条条沟壑,位置就在后盐村。20多条沟壑就像是武士卷曲的头发。”在后盐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无人机传回的画面,果然发现了人形图案的头发部分。画面中,一片茶园背后,20多条沟壑犹如手指依次呈弧线排列,凸起部分,树木郁郁葱葱,凹陷部分,依稀可以看到雨水冲刷的痕迹。

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五类案件共22730件,同比上升93%。其中按日连续处罚案件共1017件,同比上升42%,罚款8.14亿元,同比增加43%;查封扣押案件共9976件,同比上升138%;限产停产案件共5673件,同比上升83%;移送行政拘留共4041起,同比上升94%;移送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2023件,同比上升20%。

发现者说:谜题依旧在,也是稀缺旅游资源

然而,环保部原总工程师、中国工业环保促进会会长杨朝飞认为,不可否认,新《环保法》实施以来,环保执法得到了加强,但仍然存在执法不到位的情况。执法不到位的原因非常复杂。比如,“按日计罚全国才1000多件,但是按照现在污染的情况,我觉得一万多件都不为过”。

蒙顶山人形图案成因之谜似乎已经揭开,但对谢强来说仍然希望听到其他声音。“科学可以解释图像的成因,但图案如此栩栩如生,又是什么力量让看起来没什么联系的因素凑巧碰到了一起,难道真的是巧合?”事隔10年,他依然对这一图案充满兴趣。按照谢强的设想,蒙顶山的茶叶、碧峰峡的熊猫,还有巨型人像图案,都是当地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在后盐村,王朝震400多平方米的农家乐已经建好,他的农家乐就在蒙顶山神秘图案之中。“千百年来,这个图案一直在这里,我们也不晓得它是怎么形成的。”但比探究成因更迫切的是,王朝震希望,这个“仙客神麟”图案能给他的农家乐带来更多生意。

即使有了按日计罚等新增手段,但前述环保执法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处罚是处罚的事儿,现场执行力是现场执行力的事儿。”

邛崃山上 长个“犇”字

杨朝飞指出,目前,环保部门的执法强制力依然有限。

四川邛崃市天台山镇马坪村一块约5平方公里的山脊上,三块由植物组成的巨型神秘图案被当地居民发现,该图案既像一个巨大的“犇”字,又像手拉手的人。经过调查发现,这是30多年前,当地林场职工为了实验新树种在当地的适应性,种植鹅掌楸进行隔断。30多年后,无心栽种的鹅掌楸枝繁叶茂,遂形成这一奇景。

比如,环保部门责令企业停止排污,如果企业拒不理会,继续生产,环保部门一般也不敢在现场直接断电,让所有的设备和机器立即停止运行。环保部门虽然可以责令停产,但是据《环境保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暂行办法》,在作出停产整治决定前,应当书面报经环保主管部门负责人批准。批准通过后,方可对企业下达《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于7个工作日内送达排污者。

成因猜测

“因此,环保部门的执法人员没有现场进行强制执行的权力,需要走程序,程序没完成,不能现场停下来。”

这个硕大的图案是怎么形成的,是人工开凿还是自然形成?包括谢强在内的专家有几种猜想。

针对此前发生的济南事件,新华社评论称:如果让企业对执法人员进行阻挠甚至扣留,可能会给不法分子提供更改环保数据、销毁相关证据的时间,从而让环保督查组的现场检查大打折扣。

猜测之人工挖掘

这也是一线环保执法人员最大的担忧。

人像图案所处的位置,位于蒙顶山区域。海拔1400多米的蒙顶山,终年云雾缭绕,独特的海拔高度、土壤和气候条件,让这里成为世界最早的人工种茶发源地。在茶文化浩瀚的历史中,蒙顶山具有独特的地位。神秘图案在蒙顶山出现,起先也让谢强误认为是先人们为了祭祀茶神而人工开凿而成。人工开掘的猜想很快被自己否定。“这个图形面积有几十平方公里,人工开凿,工程浩大。还不要说以古时候的技术条件,先人们通过什么手段才能进行设计和施工?”谢强说。

前述环保执法人员指出,因为缺乏现场执行的强制权,被企业阻碍时无法采取有效措施,于是企业会利用时间差破坏证据,使取证难度加大。

猜想之陨石撞击

执法周期漫长

地球上有不少陨石撞击形成的陨石坑,这一图案是否可能是陨石撞击形成的呢?但目前地球上已知的陨石坑形成时间大约从1000年前到20亿年前。不过2亿年前的陨石坑很少找到,因为地质运动过程中被湮灭。

河南某县环境监察支队成员王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对环保部门强制执行权的理解就是:把案子移交给公安机关和法院。

“陨石进入大气层后就在不断的摩擦燃烧,真正到达地球时,体积应该已经很小了,无法形成这么大的撞击力。况且蒙顶山地区也没有陨石坑形成的地形地貌条件。”谢强说,在蒙顶山地区,也没有发现火山爆发后存有的痕迹。

某小餐馆违规烧煤,经环保部门多次警告后依然我行我素,在多次警告未果的情况下,环保部门最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猜想之雨水冲刷

这是王博在日常环境监督管理中经常遇到的情况。

雅安自古有“天漏”之称,是否因为雨水常年冲刷,形成这一图案呢?刘民生从地质学的角度对整个蒙顶山所处的地理位置以及构造进行了分析。雅安在地质上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西北部、东北部和南部三个方向的三条地质构造带正好在雅安交汇,所以这里的地质构造非常的复杂,具备了出现这种特殊地貌的基础条件。

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诉讼部部长刘湘指出,环保执法落实难,是因为环保部门没有直接的强制执行权,只能借助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往往程序复杂,周期较长。

由于蒙顶山主要是容易被流水侵蚀的沙砾岩地层,所以地质专家分析,图案上看起来像是头发的褶皱,应该是长年的雨水冲刷形成的冲沟。

以一般性罚款为例,在行政处罚决定书发出以后,违法企业应该在接到处罚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将罚款缴至指定银行和账号。如不服可自决定书送达之日起60日内申请行政复议;或在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谜底初探:特殊地质、雨水冲刷、时间累积,大自然刻“仙客神麟”图

如果在上述期限届满时,违法企业既没有上诉,也没有申请行政复议,且拒不履行处罚决定,环保部门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雅无三日晴”,这一说法在雅安流传多年。雅安处于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印度洋带来的大量暖湿气流,进入雅安境内后受到青藏高原的阻挡,被迫爬升,暖湿气流内的水气凝结,形成雨滴落下,所以雨水充沛。雅安200多天的年降水天数,也让这里成为当之无愧的“天漏”。“在这么巨大的降水量下,形成图像上的众多冲沟自然不成问题。”刘民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质历史形成的过程比我们人类生活的时间段长很多,一般以百万年为单位计算,相对地质年代来说,人类活动的时间也就是几十年,所以我们不能目睹它切割的过程,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在洪水季节,或者泥石流,河流的侵蚀切割改造,那就比较明显了。”

等到法院审查后对企业进行强制执行,此时,自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算起,往往已经是一年以后。

在后盐村的小溪中,谢强一行也发现了溪水中被磨圆的鹅卵石,只有天长日久的冲刷,才能把那些有棱有角的石头冲刷成卵石状。

有时,法院还会因证据不足或种种原因而拒绝强制执行或无法强制执行。

专家分析,人像所处山脉属于断层山,岩层在上升过程中产生断裂,断裂的部分下沉,形成谷间河流,上升部分形成褶皱的山脉。“人脸”可能是流水加上风化形成的,“头发”则可能是断层形成的冲沟。再加上蒙顶山地质属于容易被雨水冲刷侵蚀的砂泥岩,多年来又有滑坡作用,蒙顶山的“仙客神麟”图案,应该是在大自然的“刻画”下慢慢形成的图像。

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庞云云曾撰文指出,有的企业在法院强制执行之前即被转让,导致无法强制执行。有些企业已经建成,只能走另一个法律程序,法院也不能强制执行。现实执法中,环保部门责令企业停止生产,可能会拖上一年甚至几年,造成污染扩大。

瑞安市政协第十一届五次会议第42号提案中曾举过一个生动的例子,以此说明环保部门执法落实之难。

潘岱化工园区中的鸿润带业有限公司,属于非法染色行业,2005年生产,发现该公司未批先建直排废水后,马上进入立案程序。立案时间2005年3月22日,行政处罚告知书时间为2005年4月5日,行政处罚决定的时间为2005年5月12日,2005年8月22日按程序申请法院强制关闭。

但是该公司无视法律,在一段时间后,擅自启封法院封条恢复生产。后于2006年4月18日、2008年5月28日、2009年9月22日又分别被立案处理,于2010年9月1日受到法院强制关闭并作断电处理。但该厂我行我素,拒不执行停产处理,又自行发电进行生产。市环保局及时又向法院再次申请强制关闭,于2010年10月18日对生产设备的进出水管路进行了切割,该厂又擅自连接好进出水管路。面对这样一个目无法纪的企业,
2010年10月25日环保局和法院再次强强联手,最终才得以将其关闭。

提案中称,环保执法部门没有先予执行的权力,执法难度大。解决一件有污染的投诉件,只能通过司法程序予以立案,从现场取证到行政处罚事先告之书、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到彻底停产,流程复杂时限长,一般需要6个月或一年多的时间。

对于已立案的一些非法点,有些业主通过转让店铺或更名经营方式逃避处罚。一些已取得工商营业执照的企业,法院执行时采取的不是全部停业处理,而是对其有污染的某个车间或厨房进行处置,执法力度较低,难以从源头上解决违法经营、偷排超排问题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邢捷坦言,环境执法难是近年来开展环保工作、查处环境污染事件中反映出的普遍难题,主要表现在环保部门的执法力量相对较弱,环境执法缺乏应有的权威性。由于没有强制权力,环保部门经常会遇上取证调查的难题,陷入“企业无赖、环保无奈”的尴尬执法境地。

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
/>资料图:2月7日,山西省太原市,因颜料罐破裂导致五公里防洪渠变红的事发涂料厂被依法拆除。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

联动衔接

2014年11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环境监管执法的通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