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16日介绍,目前中央国家机关车改已全面完成,共封存车辆3868辆,并向社会公开拍卖,2000多名司勤人员得到妥善安置;各省区市已基本完成车改总体方案制定。

种种迹象表明,民航新一轮反腐风暴开始了,这一波中,民航监管机构成为了焦点。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于2015年9月16日(星期三)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介绍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进展与成效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以下为部分实录:

9月15日,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总经理史博利被带走调查的消息在业界传开,《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咨询首都机场,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接到相关通知,不清楚具体情况。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连主任提到中央国家机关层面的公车改革目标已经基本完成,这项改革难点和阻力在地方会比较大,想问一下,相关的改革在地方层面现在推进的进展如何?能不能在今年内实现预期的目标?

不过,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了解,史博利的确曾于14日从办公室被上级纪检部门带走,不过带走原因不明。

连维良:公车改革全社会都非常关注,党中央国务院也高度重视。去年,公车改革方案出台以来,总体上来讲进展顺利,可以归纳为两句话:进度符合预期,节支效果好于预期。所以进度符合预期就是中央国家机关140个参改单位,截至目前公车改革已经全面完成,已经取消了车辆3868辆,而且都已经规范处置,收入已经上交国库。涉及的参改人员接近5万人,压缩的车辆达到62%,安置司勤人员两千多人。

民航系已经有多位管理人员被带走调查,连主任提到中央国家机关层面的公车改革目标已经基本完成。在此之前,民航系已经有多位管理人员被带走调查,而导火索正是7月初中央第十二巡视组进驻中国民用航空局开展专项巡视。

刚才你讲到公车改革的难点在地方,确实是这样,今年上半年,地方在上报改革公车方案的时候,确实遇到了很多很具体的困难和问题,因为地方的情况比较复杂,很重要的是公车改革之后公务出行更多要靠公共交通来保障,但是对地方来说,特别是基层,尤其是边远地区,它的公共交通的保障条件是比较差的,而且有些地方可以说没有公共交通条件。在这样的条件下推进车改,确实要坚持从实际出发,既要实现公车保障形式的转换,同时又要服从于发展,服务于工作。

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总经理史博利。

连维良:今年上半年车改领导小组对基层反映的问题进行了专门的调研,认真的研究。最后对一些突出的问题,特别是执法执勤车的问题,基层领导干部到基层开展调查研究,到一线处理实际问题用车保障问题等等,应该说找到了大家认为可行的解决方案。地方公车改革的一些突出问题可以说都有了比较好的解决办法,因此今后一个时期地方公车改革会加快。截至目前,据我们了解,各个省区市都已经制定了公车改革方案,有些少数民族集中的地区,一些边远的地区、一些交通条件比较差的地方,我们也强调不追求进度,从实际出发,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已经制定了公车改革方案。

那些被带走的民航官员

2014年才调到首都机场的史博利,主要的职业生涯是在民航局,曾任职中国民航局运输服务司、计划司,2005年到2009年任民航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之后又担任民航局运输司副司长、司长。

多位行业内人士分析,史博利被带走,很可能与其在民航局运输司任职期间有关。在此之前,民航局运输司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已经被带走调查,而史博利在调入首都机场前正是苏红的上司。

今年7月,本报还曾独家报道,民航空管局局长助理刘德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根据记者了解的最新信息,由于举报频繁,最近民航局、空管局又有多人协助调查,不过部分重返工作。

多位供职于民航系统的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从民航局到航空公司、机场、空管系统等环节是较为封闭的体系,容易引发窝案,而随着巡视组进驻民航局的巡视工作接近尾声,预计会有更多冰山浮出水面。

事实上,近年来落马的民航官员不在少数。2014年底,中国民航华北区空管局党委书记赵焕光,也曾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再早些时候,民航空管局运控中心原主任张通国于2011年8月因受贿罪获刑11年。华北空管局原局长段始黎、党委书记王兰如、副局长龚懿以及东北空管局黑龙江空管分局原局长霍光雷,华北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的黄登科先后因贪腐问题落马。

根据检方对黄登科案披露的相关信息,黄因涉嫌在航线时刻审批中存在腐败行为被免职并开始接受调查,在2011年因受贿及私分国有资产一审被判刑13年。

想飞起来不容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