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郑州9月17日电 (记者 赵敏
李贵刚)据公安部警用航空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公安机关配备各型无人驾驶航空器4000架,共有2000余名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员。

是否靠立法规制网络水军尚存争议

17日,公安信息化发展暨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管理与应用研讨会在河南郑州举行,该负责人在会议上作了上述表述。

拿什么管住水军一族

最新统计显示,目前,全国无人驾驶航空器达30余万架,经过专业培训认证的驾驶员有8000余人。

对网络水军立法,重点并非仅包括商业上的不正当竞争,还应包括损害商业信誉和消费者知情权。网络实名制是治理水军的重要抓手,更是治理水军乱象的重要武器,相关立法应有所体现。

随着无人驾驶技术迅速发展,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应用迅速普及,黑飞现象也普遍存在。

网络水军,这个在全球一直让人头疼的问题,以后可能更疼了。

很多飞手只经过简单培训,存在执行任务少、飞行安全隐患多等问题。公安部警用航空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称,无人驾驶航空器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也是一个亟待立法规范的行业;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是一种新型警用装备,也是一项急需加强管理的新生事物。

近日,来自科技界的一个消息,让人们对网络水军这个由来已久的网络毒瘤,变得更为担心因为不久的将来,你在网上所看到的一些关于商品、餐馆、酒店、景点等的点评,很有可能是机器人写的。这就意味着,雇佣网络水军的成本大大降低。

值得关注的是,铁道警察学院今年自主招生设立全国首家无人驾驶航空器专业,旨在破解飞手职业化、专业化的现实困境,力图解决黑飞等难题。

一直以来,充斥网络上的各路水军,已经形成一个兴盛的地下行业。只要有钱,网络水军既可以通过铺天盖地的虚假点评,帮助商家赚得盆满钵满,也可以通过恶意差评,使对手声名狼藉,甚至在一些热点舆论事件中,直接引导舆论导向。

铁道警察学院院长管曙光表示,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作为一种新型装备,能够为铁路公安工作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是弥补线长警少短板的最佳选择。

如今,伴随技术的进步,网络水军的升级换代,不但会迷惑更多依靠网络点评的普通民众,还会让网站等平台在保障内容真实性上面临重大挑战,也给管理带来极大的难题。

20世纪60年代,美国首次将无人驾驶航空器用于军事侦察。目前,美国、德国、英国、俄罗斯等30多个国家均拥有数百种型号无人驾驶航空器。中国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主要运用于反恐处突、重大活动安保、禁毒、山林搜救、防火监控等方面。(完)

治理网络水军,必须要提速了。

原标题:公安部警航办:中国公安机关配备各型无人驾驶航空器4000架责任编辑:郑莉莉

水军形态各异危害极大

靠网上的点评作出选择,眼下已成为很多人的消费习惯。北京的王女士就是其中一员。不管是外出就餐,还是各种网购,她都习惯先看看其他人的评论再下手。常言道,听人劝,吃饱饭。我一直都觉得,如果大家都说好,那就应该错不了,不会上当受骗。

但是,王女士渐渐发觉,网络评价越来越不靠谱,导致自己很多次都走了眼:收到商品后发现,跟评论中的很多描述并不一致;选择了一家餐厅却发现,菜品跟之前网上推荐的大相径庭;去了某个景点才发现,与网络上看到的评价完全不一样后来,慢慢地我就明白了,其实很多人是为了拿到商家的优惠券、折扣违心写评价。还有一些直接是商家自己雇的人来专门刷评论的。

显然,王女士遭遇了网络水军。与王女士仅仅在个人财物上遭受一定的损失不一样,在很多热点网络事件中,网络水军还会给当事人带来更大的精神伤害,甚至直接导致侵权事件的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网络与新媒体研究所所长王佳航关注到了前不久发生的孕妇坠楼事件:我观察过网上一些报道下面的评论,其中有明显倾向于医院一方的网络水军,事件中的这位丈夫来不及悲痛,已经被称为渣男,名誉权受损。随着调查性报道陆续出来,我们更清楚真正应该讨论的,不是做不做剖腹产和谁拒绝做剖腹产,而是现有医院治疗程序和设施还不能关注到孕产妇的心理健康,并进而探讨公共医疗建设的问题。王佳航说。

网络水军分好多种类型,每一种类型都有很大的危害。王佳航分析了目前网络水军的两种主要形态。

一类是商业领域的网络水军。作为营销手段,不少企业利用网络水军来引导用户的评论,抬高自家产品的同时,贬低竞争对手。这一类网络水军的危害在于扰乱了市场秩序,本质上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在大数据时代,大数据已成为各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大众点评、豆瓣打分等评级制度成为消费者选择商品的重要依据,水军的出现影响了这个体系的公信度,最终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王佳航说。

一类是舆论领域的网络水军。此类网络水军是被雇佣的大批对网友意见进行观点批判或观点维护的人,造成虚假宣传效果,最终表现为虚假民意。这一类网络水军带来的问题实际上更严重,因为是作为舆论引导的方式出现的,特别是舆情事件的网络水军。但王佳航同时强调,在舆情引导过程中,事件当事人实名表态,对事件发展进程进行适当干预,疏解矛盾,则不属于网络水军,而是正常的网络交互。

目前法律手段略显不足

尽管网络水军行为样态纷繁复杂,但随着网络治理立法进程日益加快,对于整治网络水军,我国在立法规范层面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在我国现行法律中,对于网络水军本身虽然并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对于其部分行为方式的规制,在刑法和相关立法、司法解释中已有所体现。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吴沈括介绍,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侮辱罪、诽谤罪,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了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罪以及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等,网络水军的行为对于这些罪名都有可能触及。此外,网络水军散布一些诋毁企业的虚假信息也可能涉及第二百二十一条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害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