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11日消息(记者王楷)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年以来,多个省份发文要求推行公车标识化。有媒体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7个省份在全省范围内推行公车标识化。同时,多地为公车加装GPS、建立公车管理服务平台,公车改革正向深处推进。

“发一张自写书法的照片,被表扬得自己脸红;晒一次跑步健身的成绩,收获点赞无数。”近日,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主动停发了朋友圈,因为“实在受不起那么多点赞和颂扬”。

近日,在江苏南京市行政中心机关车库前,每辆车车门两侧都贴上了“公务用车”和“监督电话12345”字样。机关车队司机赵师傅说,公车陆续贴上这些标志,主要是为增加公车的辨识度,“印了这些字,可以使老百姓辨别这些车是公务车了。”

在朋友圈里给坚持健身的人点个赞,看到别人晒写字、晒收藏时竖个大拇指,甚至对领导转发分享的文章、书目进行再转发、再分享,本无可厚非。但如果这些“点赞”关注的不是帖子本身,而是发帖的人,那么对于身处权力中心的党员领导干部来说,爱好便有可能成为“恶好”,成为自身廉洁防线的“缺口”。

为加强常态化监督管理,江苏省党政机关公务用车被要求涂上统一标识。民众可以通过拨打12345热线来监督,相关投诉信息将转当地公车主管部门和监督部门处理。苏州职业大学教授孙学文指出,公车统一标识,有利于加强社会监督,防止公车私用,遏制车轮上的腐败。同时也是在党风廉政建设背景下,进一步使政府的权力,更加公开透明的一个重要的举措。

爱好是把双刃剑

近日,浙江省出台规定,要求全省各级党政机关公车两侧将统一喷涂公车标识和监督电话,以强化公众监督。公车要统一标识,图案的具体规格、颜色、尺寸等有详细的规定。如不按规定喷涂标识、故意遮挡擅自损毁标识的,将责令限期整改,情节严重的,按有关规定追责。5月22日,《山东省公务用车标识化管理实施方案》印发,要求各地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公车标识喷涂工作。

人或多或少会有爱好。有人喜欢组队爬山当“驴友”,有人喜欢收藏邮票纪念币,还有人喜欢写诗作画练书法。能够丰富生活内容、培养高雅情趣的爱好,值得提倡。然而,党员领导干部往往因为手握权力,身处权力运行的中心地带而备受关注,其兴趣爱好也容易被别有所图的人“深入研究”,进而“投其所好”进行“围猎”。纵观近年来因爱好“栽跟头”的领导干部,不少是被“号准了脉”后拉下水的。

同样被要求“亮明身份”的还有湖北的公车。当地省直机关公务用车统一喷涂标识工作近日启动。标识由“公务用车”和监督电话号码两部分组成,喷涂在正副驾驶车门正中位置,其中,深色车辆喷涂白色标识,浅色车辆喷涂黑色标识,十分醒目。湖北省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用车管理处处长汪松祥介绍,亮明身份、透明使用、接受监督。如果发现公车是违规使用,可以拨打下面的电话,24小时开通。

有因“爱”生“偏”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有健身运动的习惯,工作之余,通过跑步、健步、打球等各类运动舒缓精神、强健体魄。如果选择这些爱好,又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始终把握住爱好的“质”,则有利于个人成长和工作进步。但如果一开始就拉高所谓“爱好”的标准,把奢靡之风带进兴趣习惯里,使原本健康的选择“跑偏”“跑歪”,轻则易招聚小圈子,偏听偏信;重则过度追求爱好的“高端大气”、强调私生活的“派头”,就极有可能演变为“特权”,进而违纪违法。比如,喜欢坐着飞机到各地打高尔夫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认为“打高尔夫是领导干部应有派头”的成都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胡旭光等。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公车标识化是最廉价的监督方式,建议尽快推广到更多省份。

有因“好”生“贪”的。有的党员干部不注重“小节”,爱热闹、好交际,工作之余喜欢呼朋唤友“搓麻”“斗地主”。原本不熟的老板,几圈麻将下来当场称兄道弟;兴致再高一点,“彩头”从“小来来”立刻翻到数倍。一方面,这本身就算不得健康的爱好;另一方面,如果“陪打”的人别有用心,打的是牌、看的是人、盯的是权,最终为的是利益,那么如此“牌局”便已然成为“围猎者”设下的陷阱。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常青痴迷一种“和平麻将”,他的“麻友圈”充斥着律师、拍卖老板、基建老板等怀着不同目的的各色人物,而他也正是通过一手“打牌”,一手“打招呼”的方式,先后受贿数百万元,最终落马。

其实,早在公车改革之前,就有一些地方尝试推行公车标识制度。2013年云南楚雄南华县将300余辆公务车辆实行编号排序,统一粘贴“南华公务用车”标识,并公布举报电话,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当地机关干部表示,“贴上公务用车的标识后,对领导干部也是一种约束。到有些地方我们也不好意思把公车开去,让群众看了影响不好,我们自己会约束自己。”

有因“雅”而“腐”的。部分党员干部追求情致、讲究高雅,练字画画、品茶论酒、藏书藏物,深究细研。但如果偏执于此,痴迷其中、“孜孜以求”,如若求之不得便不惜以手中权力作为交换,势必最终走上贪腐之路。“玉石省长”倪发科,收受的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兰花局长”周华清,受贿35万余元中光兰花就价值近20万元;“壶哥”宋铜,以支付紫砂壶款等名义收受钱款逾千万元……一件件警示案例说明,“雅好”催生“雅贿”,“雅官”养成“雅虎”,其背后都是权力在“任性”。

据统计,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7个省份推行了公车标识化。而除了统一标识、加装GPS定位,很多地方建立公车管理平台,实现了“全省(市)一张网”,对公车进行全方位的动态监管。

识破“围猎者”的种种“局”

安徽在全省建立了“公务用车管理服务信息平台”,以马鞍山为例,当地在车改中将政府机关79家单位421辆日常公务出行车辆压缩到不足百辆,对公车使用实行网上申请、统一调配。马鞍山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副调研员左方介绍,大部分车每天都满负荷运转,一些车每天基本上都能够跑到2到3趟,多的4到5趟都有。目前90多辆公务用车实际保障了改革前400多辆公务用车的所有的公务出行。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这是一些“围猎者”所信奉的法则。从以往不少案例中可以看到,领导干部管不好自己的爱好,被爱好所左右,就很难守好廉洁底线,很难保证不被拉拢腐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