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上海5月25日电
上海市环保局25日宣布,今年截至目前,上海已查处环保违法案件1656件,处罚金额1.58亿元人民币,同比分别增长114.7%和116.3%,极大地震慑了环境违法行为。

一个即将“归来”,一个“出发”,构成了在中缅油气管道工作的中缅青年的生活常态。

今年前4个月,上海已作出按日计罚案件11件,处罚金额达1731.5万元;查封扣押74件;限制生产、停产整治8件;移送行政拘留6件;移送涉嫌环境污染犯罪33件。

王荻说起在一线的老公李子南,“近期,为了石油管道投产,老公他们没日没夜地干,往往一天5小时的睡眠都保障不了。”

据悉,除了严格执法,上海还通过不断出台更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标准,来倒逼低劣企业转型升级,一旦失败,只能面对产业转移甚至被清退出市场的结局。据上海市环保局科技标准处处长杨春林介绍,近两年,上海环保部门相继制定了《城镇污水处理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等多项标准,许多指标都严于国家标准。目前,控制家具行业有机废气排放的《家具制造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已编制完成,正准备与质监部门联合报请市政府批准。

王荻说,“看着油气管道一点点‘成长’,缅甸人民和祖国人民都用上了这里的天然气,我们都觉得与有荣焉。”

避免该企业屡教不改,环保部门还对其作出全厂停产整治的处罚决定,改完才能恢复经营。上海市环境监察执法总队执法人员郭雅文表示:这种行为处罚,比经济处罚的效果更明显。郭雅文说,以往一些违法企业觉得改造污染治理设施或引入第三方治理的成本太高,宁愿交罚金,然后继续带病上路,他们更害怕的是停产和负责人被控制。

上海已查处环保违法案件1656件,缅甸小伙张家富正准备出发去站点拍摄。“我家全是老石油人,和家人长久‘异地’,对石油行业来说很正常。”5年前,这名在日本留学的女孩儿在决定进入中缅油气管道项目工作时,就已经清楚前面是条艰苦的路。

案件数量和处罚金额的大幅增加,表面上看,是执法力度的加大;背后,体现了上海在环境执法上的深度打击环境违法行为的手段越来越丰富,执法效率也越来越高。

生产安全科的吴倩同样是个“85后”妈妈。吴倩告诉记者,随着管道的一点点延伸,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也在改变身边的环境。“公路、电网越来越发达,连货架上的商品都比原来多。”

上海市环保局局长张全坦言,以往环境治理效果不理想,是因为违法成本还太低,执法手段还不够先进和丰富。新《环保法》的实施,环保执法人员被赋予了查封、扣押的权力,环保部门可对排污超标或超总量的单位直接限产或停产。除强化环保处罚外,对未批先建、无证排污等4类行为,相关监管部门可对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以治安拘留。

腼腆的张家富是在中缅油气管道工作的900余名缅籍员工中的优秀代表。从2011年入职至今,他用镜头纪录管道的“成长”全过程。2015年他得到中国政府的奖学金名额,被选送至昆明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在中国同事眼中,他是老实、可靠、给力的代名词。

上海市环保局披露了上海凸版有限公司一案。今年初,有内部人士举报该企业污染物排放数据弄虚作假,以及长期超标排放污染物。后经调查,该企业运转的污染物治理设施长期不能实现污染物达标排放,且未将不达标情况上报环保部门。该公司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长期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等违法行为确凿,被上海环保部门作出责令改正,共处罚23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拟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行政拘留。

王荻说,她刚到基地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工作密集而琐碎,小到采购零件、准备食物,大到高层谈判、征地赔偿。不管条件如何,都要如期完成。大家常常忙完回到宿舍已是凌晨。

花王(上海)化工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其所在区域实施环境综合整治以来,该企业已陆续投入环保资金1300余万元,尤其是在废气治理上,其生产车间、实验室和罐区等所有废气产生源几乎都将污染治理能力进行了升级。(记者
陈静)

“如果不走进中缅油气管道,我大概永远不可能交到这么多中国朋友。”张家富说,中缅管道的工作带给他的不仅是丰厚的收入,还有成长和友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