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家名称为Tallinn中滨海盛卫生安全评价监测有限集团的商铺,爆炸当天曾聚焦着大批量挂彩都市人。在连续3场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新闻发布会上,涉事企业天津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安全评价报告到底何时能公开被记者多次问起。8月15日上午,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回应:因为港口企业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由交通运输部门发放,昨天征求了交通部门的意见,交通部门认为,对安评报告是否公开没有强制性要求,安评报告在不涉及商业秘密、国家秘密时,可以公开。

图片 1

所谓安全评价报告是由第三方机构为企业作出的相关评价报告,唯有安全评价报告通过安监部门审核后才可获取建设许可证。

距离爆炸现场最近的海港城小区外,爆炸当天曾聚集着大量受伤居民,他们事发当夜从各自家中仓皇逃离,如今望着头顶上各自窗户破碎、各色窗帘飘荡在外的家,不敢返回;而其中另一些不幸的居民,则再也无法返回这座海港城中。

一位资深化工从业人员表示,类似于PX等重大化工项目的安全评估甚至比环评更重要,但无论是行业内还是法律管理上,安评的关注度都还赶不上环评,并且走形式是安评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

昨日上午,启航嘉园的多名业主要求政府回购他们受损的房屋。由于环抱着瑞海国际物流公司这个炸药桶,这些住宅就此从飞速发展的天津滨海新区这趟列车上跌落下来,将居民们的生存环境摔得粉碎。

中滨海盛曾因信息公开被表扬

而在这个新区其他尚且平静的地方,又有多少居民在守着潜在的导火索入睡?

据了解,为瑞海公司提供安评服务的机构,是一家名为天津中滨海盛卫生安全评价监测有限公司的企业。

8月14日,滨海新区随处可见化工企业与居民区为邻的场景

其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该公司系原天津市海橡安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共同组建成立。公司具有国家安全评价机构甲级资质,并且是安全生产标准化咨询及评审推荐单位。公司曾接受天津市安监局委托,完成了《天津市危化品生产企业安全管理制度编制纲要》等行业规则的起草。

万科海港城,600米;轻轨东海路站,600米;启航嘉园,800米;天滨公寓,1.3公里;金域蓝湾,1.3公里;合生君景湾,1.4公里以上数字,是这些楼盘与公共设施和此次天津爆炸现场间的距离。

中滨海盛官方网站项目公示一栏中第一个项目即与瑞海公司有关,系《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职业病危害控制效果评价报告书网上公开信息表》,但是公司网站中并没有针对堆场改造工程项目本身的安全评价信息。其中只是简单介绍了堆场改造工程的项目内容。尤其在最关键的评价报告结论与建议和技术审查专家组评审意见两项中均未显示具体评价,只有具体见报告和具体见专家意见表。

与危化品企业为邻的担忧

延伸阅读:天津港爆炸肇祸者瑞海物流涉嫌多项违规 123显示全文

毕先生回望一下背后的天津港2号卡子门,回首一下儿时的记忆,再回看一下近日的新闻,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他自打上小学起搬到天津港区至今,已过去了近40年。他从来都知道2号卡子门进去后左拐走到头,是一家危险品化工企业,上世纪70年代他越过该企业护城河般的水沟进去玩耍时,多次被逮出来。他们说这里面危险。老毕说。

公开资料显示,卡子门里的这家中华天津滨海物流有限公司,是一家天津海关的危险品监管仓库、天津海事局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主营危险化学品储存、经营。自从儿时被逮出来以后,老毕只知道里面的化学品是危险的,他所居住的在卡子门外的海港里3号楼,距离这座危品库只有近300米的距离。

老毕没想到的是,几公里外的瑞海国际、同样经营危险化学品的一个地方,发生了如此惊天动地的爆炸。

北京青年报记者于14日采访滨海物流时,该公司一部门的张姓负责人表示,公司已经按照政府要求停止作业。但他同时表达了担忧。请帮我们呼吁呼吁,把所有这些箱子。张姓负责人手指物流园里堆积起的六七个集装箱说,赶快移走,把危险点降到最低。因为现在我们也不作业了,结果只能黑白24小时不间断地在这儿放着。

中化集团近来并不轻松。据该集团北京分公司的员工介绍,事故当天早晨集团发布了紧急通知,要求公司各单位于9点召开全集团范围内的骨干员工会议。

瑞海国际、滨海物流,以及另一家属于中化集团的天津港中化危险品物流有限公司,是天津港内仅有的三家具有危化品经营资质的企业,经营范围近似。

和滨海物流相邻的海港里有两座楼,建于上世纪90年代,目前大都被租用给港口内的装卸和运输工人。由于瑞海国际的爆炸,附近的仓储物流行业都停止了工作,所以许多工人纷纷返回老家。担心也没办法,能迁我们还是能迁他们啊?老毕说,这不这么多年都没出事么?出事再说出事的。不过好在人家大央企,管理应该还是比较规范的。

安监局的评级透出的数据

天津的化工工业曾是全国的领头羊。

1919年,近代中国最大的制碱厂永利碱厂在天津塘沽破土动工,随后用9年时间打破了西方新法制碱的垄断,让天津成为了中国近代化学工业的发源地。化学课本上常常提及的侯氏制碱法正是诞生于这座创始于天津的永利碱厂。

而当代天津尤其是其中的滨海新区,成了危险化学品行业异常密集的地区。

2012年8月,天津市危化品流通协会会长井光利在一篇文章中指出,2012年天津全市危化品从业单位达到2112家。

据《滨海时报》2015年2月报道,天津滨海新区安监局监管处工作人员严一飞在一次活动说,新区共有危险化学品企业1828家,安全隐患多,危险源源点多,一个螺丝没拧好、一处工艺不完善就可能引发事故。每个一线员工都是自己生命安全的第一责任人,只有苦练应急技能,才能在事故发生时多一线希望。他说。

在这次滨海新区大港石化产业园区的应急实战演练活动中,参与报道的媒体记者看到园区内石油化工、精细化工、现代制药等高危企业共有29家,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很多是见空气就爆炸,遇水即燃烧的危险化学品,更让人生畏的是,与园区一路之隔便是密集的居民区。

而井光利在2012年时就已说明:有的企业至今仍在写字楼、居民区、住宅底商经营并存放危化品;危化品储存、运输车辆难以控制,存在着各类安全隐患。当前,政府对危化品的监管难度在不断增加。

不仅在数量上为全市最多,就安监工作而言,滨海新区也是全天津市的工作重点。来自滨海新区安监局的一份资料《2015年度危险化学品企业分类分级监管工作目标分解表》显示,天津安监部门对2014年各区县危化品企业按优、良、中、差评级,其中在滨海新区辖区的企业里,评为优和良的企业数为150家,占全市危化企业的12%;而被评为中和差的企业数为236家,则占全市危化企业的31.2%。

一处政府承诺整改的对象

即便是政府承诺整改的对象,也一样是居民久治不愈的心病。

沿河北路向南跨过海门大桥,便进入滨海新区的河南路,马路西侧众多高耸的烟囱映入眼帘,这是大沽街街道大型化工厂聚集的地带。这里的化工厂企业的生产范围都在制盐相关生产、硫酸镁、二硝基邻仲丁基苯酚等领域,其中二硝基邻仲丁基苯酚为易燃、高毒的化学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