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WOW,深港通特别报道录制现场。从左至右分别为韩国经济新闻社驻北京特派员金冬润、中国经济网主持人郭枞枞、韩国交易所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丁宣荣、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韩国投资证券北京总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相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

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是济南一处抗战遗迹,2007年3月挂牌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可如今这里外墙凹陷内墙掉皮,楼内黑暗潮湿还破旧不堪。5月8日,大众网记者采访得知,这处三层小楼使用权归山东省物资集团总公司,从70年代至今一直当员工宿舍使用。这座楼很有历史价值,可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没见有人管,保护文物不能光挂个牌就算了。说起这座楼,附近许多居民直摇头。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8日讯
据香港《经济日报》消息,国务院日前已经批复深港通,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正协商方案细节。两地证监会批准后,深港通方案最快本月内宣布,今年四季度初正式启动。

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的一层二层,如今是一家宾馆的员工宿舍。楼下就是宾馆的烧烤。

去年,沪港通带动了大盘蓝筹股及券商等权重股出现大幅上涨,也为中国股市带来了一波牛市。如今,深港通推出在即,深港通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利好?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在由中国经济网和韩国经济电视台共同出品的WOW,深港通特别报道电视节目中表示,相较沪港通,深港通更能体现中国经济的活力。

这座三层小楼里只有这块牌子与文物保护单位有关系。而上面的一则通下水管道的便民信息在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吕随启认为,无论是在交易额度和开放程度上,深港通会比沪港通迈的步子更大一些,而以中小板和创业板为主角的深交所才真正能够体现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所以中国经济的活力在深交所上会得到更加显著的体现。

楼内墙皮脱落严重,窗户上晾着宾馆员工的鞋。

在五一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4月3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启动深港通是今年的重要工作,相关程序也在准备过程中,在履行完相关程序后向市场公布。

实地探访:

楼内斑驳破旧,楼下就是烧烤店

5月8日中午,大众网记者来到了位于经五路与纬九路交界处附近的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这处抗战遗迹位于现山东省物资集团总公司大院里,是一座3层楼房。然而想要进入这座小楼,要走楼下的李记烧烤店门前的小胡同。进入小胡同第一个路口右拐,大众网记者便看到了一个牌子,上书济南市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

然而进入小楼却发现,楼内的情景完全不像文物保护单位。风化凹陷的外墙旁边,歪歪扭扭的搭着几根线,上面晾着几件内衣。楼内斑驳破旧,一楼堆着一些破旧的家具、电线以及两辆自行车,二楼间的墙皮破碎严重,旁边堆放着一些旧鞋和洗过的衣服。

这里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吗,怎么摆放着这些东西?面对大众网记者的疑问,几位附近的居民说,这栋楼只是挂了一个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其实就是很破旧的宿舍楼。大众网记者看到的一些杂物和晾着的衣服,是旁边的磐石宾馆员工的,他们是租的这里的房子。

沿着市民所指的方向,大众网记者发现这座小楼北面楼下,也是一家烧烤,正是磐石宾馆的。

是文物还是廉租房?

一间房月租200块,三层楼全住上人了

大众网记者了解到,这座小楼虽然现在不起眼,却历史悠久,是一处有名的抗战遗迹。从1938年到1945年,日本的细菌部队一八七五部队又称北支那防疫给水部济南派遣支队,曾驻扎此地进行细菌战实验。该部队有320人,先后由柳田、冈田担任支部长,因此又叫做柳田部队、冈田部队。这里曾设有事务室、药室、水质检查室,还设置培养、生产细菌的细菌室和培养器制造室。日本军队对外称是做防疫工作,其实是暗中进行细菌战实验。许多中国军民被带到这里作为鼠疫、伤寒、霍乱等病菌的人体实验对象。

济南市人民政府在2007年3月19日发布文件,将该建筑列为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强调相关部门要本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做好文物的保护管理与开发利用。对此,一楼磐石宾馆烧烤店边的一位男工作人员不置可否。他对大众网记者说,一楼二楼都是他们宾馆的员工在租住,住了好几年了。过去这是抗战遗迹,可现在早就没人管了,具体情况还得问省物资局,他们才是房东。

当大众网记者随后来到三楼时发现,由于长时间不见光楼道很暗,这里有些潮湿发霉。每个房间很小,许多住户的东西,也都索性直接摆在楼道上。大众网记者要小心地下的东西,而一旁的公共厕所还往外溢水,还散发臭味这一切,与许多人印象中的筒子楼颇为相像。

如果说一楼二楼墙皮脱落不像个文物保护单位,那三楼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究竟又是谁住在这里呢?在三楼最西头的宿舍边,大众网记者见到了一位50多岁的中年妇女,她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对大众网记者说:我是物资集团老工人,住在俺们3楼的邻居,都是职工和家属。我也记不清住了多少年了,反正现在每月月租200多块,很便宜。至于记者提到的这是个文物保护单位,咋破成这样的问题,她也无奈地笑了:过去也曾有人来问过,不过说句实话,俺住了这么多年了,从没见有人管,这只是个职工宿舍。

为啥不保护?

资金和规划不到位,难进入保护程序

给这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楼挂牌,自然是要保护其近现代重要的史迹及代表性,同时让人们勿忘国耻,警钟长鸣。可为何会在挂牌后,沦为附近居民口中的筒子楼与危楼?

大众网记者从山东省物资集团总公司物业管理部门了解到,这座楼他们只是拥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近40年来,这里一直当员工宿舍使用。自从这座楼成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他们的心里也很忐忑,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只能依然作为职工宿舍沿用。

未来,这座老楼究竟将何去何从?是改造保护起来,还是继续当作职工宿舍沿用?对于这个问题,济南市文物局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告诉大众网记者,任何文物建筑想要实施改造,必须要有相关的设计规划,以及资金提前到位。而现在建筑的使用方与文物部门双方还未达成一致意见,因此这座楼还没进入改造程序。

大众网记者了解到,目前济南市还有许多老楼面临这样的问题。一般情况下,文物部门会要求按
谁使用谁保护的原则,合理使用并保护老楼,然而现实中保护工作却有难度。比如,就这座三层老楼而言,它住人住了几十年,现在到底还能不能再住人?如果说要保护,是粉刷还是加固?这一系列问题,使用方更是直挠头。

背后的隐忧:

济南抗战遗迹不少,都缺乏统一规划保护

采访中大众网记者注意到,济南作为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之一,近百年来,日本留在济南的侵华遗迹不少:位于经四路的五三惨案蔡公时殉难地,位于大明湖畔、见证侵华日军济南受降仪式的奎虚书藏楼,位于省物资局院内的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等。虽然日本留在济南的侵华遗迹不少,但济南缺少这方面的统一规划保护。

据媒体报道,其实早在10年前,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就提出过建议:希望建立济南抗日战争纪念馆,并对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特派员办事处和日本济南细菌部队旧址加以保护。而如今这两处建筑,一处已辟为蔡公时纪念馆,一处就是上文提到的省物资局员工宿舍。

在当年的建议就具体提到,将经四路370号原国民政府驻山东特派员办事处辟为济南抗日战争纪念馆。日本军国主义对济南人民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从八大公馆、新华院到拿活人做实验的细菌部队和埋葬了无数尸骨的琵琶山万人坑等,这些记载历史含义的实体大多己随着时间的流失、城市建设的发展而荡然无存,只能凭模糊的回忆去想象那段残酷的岁月。目前还存有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特派员办事处和日本济南细菌部队旧址两处建筑。如不加以保护,恐怕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一点凝固的历史也将不复存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